《老炮儿》讲的是当今的事务,我爸一看就说其

2019-09-22 08:19 来源:未知

在怦X星动、X时代、从天X降等各大烂片的持续性狂轰乱炸下,终于迎来了老炮儿的档期。这种兴奋感我很久没有过了,就跟雾霾了半年多终于来了片晴空万里一样的解气,更别提这片晴空还是艳阳高照的那种,那叫一个地道。坐电影院里的时候感觉就跟给自己大脑优化升级似的,还附带磁盘空间清理清扫垃圾等一条龙式服务。

《老炮儿》管虎导演,冯小刚,张涵予,李易峰,吴亦凡主演。豆瓣8.6分。如果这个圣诞节你是想轻松一点,for fun,ok,去看寻龙诀,甚至万万没想到,再甚至《恶棍天使》,但是如果你想看一部还不错的好片儿,《老炮儿》推荐给你。我先亮星。4颗星。

老炮儿到底是什么呢,管虎说,老炮儿是文化,是精神,上一辈儿人没什么可给后世留下又唯一能留下的东西,就是他们自己。我想大概,就是北京城老一辈儿揉进了血液渗透进骨子里的那股子劲儿,你把这人拆了,那肉渣儿里还带着的东西。

先不说电影,先说一个故事,在节目里不能说,只能在这里说。我爸是一个很执拗的人,我骨子里的执拗大概只有他的十分之一吧。听我老叔说,当年我爸工作经验能力样样出色,只要稍微对领导示好一下,做个主任之类的是绝对小意思,但是我爸就是不去。谁劝也不去,所以,这么多年过去,我爸只能在五十多岁的时候,依然还是电业局送电班的小班长,还是要带手下去爬电线杆子。

《老炮儿》是第一部我添加了“北京”标签的电影,除此之外我觉得老炮儿的标签中还应该加一项为“可以带着父母看的电影”,斟酌了半天,决定把“带着父母和老人看”改成“带着父母看”。因为我怕真带老人们去看了,老人家心潮澎湃不能自已太过激动血压蹭蹭蹭的往上涨。老人们都特爱回忆当年,但是因为上了年纪,也就只能拎出来自己脑子里所剩的不太多的东西全部倾囊而出的跟后辈儿唠叨唠叨。要真突然这么鲜活又清晰还原的摆在他们面前演一出,还真没准儿得给激动个好歹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事实证明老辈儿消息丝毫不比年轻人来得慢,我看完点映回来就期待的问我怎么样,问我过去的事儿我看得懂吗。我说不是过去的事儿,是讲现在的事儿。然后得到了不解的眼神,怎么能是现在的事儿呢。我猜这话里没问完的意思是,现在哪儿可能还有那种人那种事儿呢。
其实,《老炮儿》讲的是现在的事儿,过去的人,讲的过去的人是怎么在这个人吃人的泥沼里依然保持着秉性,愣是挺直了腰杆儿直挺挺铁骨铮铮活着的事儿,是两个时代的相互碰撞和撕扯。

我妈说,你爸是个好朋友,好儿子,好爸爸,但是不是一个好丈夫。说这话的时候,她在掉眼泪。

现在提起北京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可能是上个街都怕被朝阳人民群众抓走说是吸毒的雾霾天,也可能是最难拿下户口没有之一的地界儿,或者是西单王府井世贸天阶的繁华。前几天在朋友圈看见朋友发了张图,什么是北京?三里屯的疯,工体的浪,国贸的装逼不重样,东三环的富,中关村的鲁,亦庄的员工最命苦……打不下去了。
这张图得到了大家疯狂的转发和轮番儿的点赞,我当时恨不得呸他一脸的吐沫星子,朋友圈为什么只能点赞,不能设置个“我觉得你完全在扯JB蛋”的选项给我点?

我记得有一年,我上高一的时候,我大晚上的口腔里的挂钩掉了。。。打哈欠掉的。赶紧去医院找医生,我爸带我去的,那天他喝了酒,找医生花了不到一百块钱,把我的挂钩推回去了,但是我爸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无名火,撒到我身上,说我是没出息的玩意。我觉得太委屈,冲出家门就往外跑,从晚上十点一直走到了凌晨三点,本来想去火车站坐火车,但是兜里一分钱没有,前往火车站那条路是一条酒吧街,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往南走又会走到很偏僻的郊区,所以最后我只能走回家,假装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第二天,我爸特别窘迫的探进头,对我说,那个啥,爸昨天喝多了,说啥你别往心里去,爸不对。

经常在家里老听老一辈儿的絮叨“老北京”,但我对这三个字至多能做的大概就是想象。现在的北京感觉时间都跟摁了快进键一样,上回跟我妈坐地铁,换乘的时候我妈问我这帮人都跑什么,哪儿那么着急啊,但是她没注意到,随着人流,我们的步伐也在加快紧走着。
北京的胡同像是脉络一样延伸着,过去的胡同里都是黄土路面,家家户户洗菜淘米的时候都总是留着一盆水,泼在外面的路面上,与邻居家的连成一片,这样地面湿湿润润的,就没有铺面的飞尘了。现在的胡同封了不少条,胡同终究也不是过去的胡同了。骑个观光三轮车带旅客看北京100块一位的车夫,大栅栏满街都喊着“老北京炸酱面”“老北京糖葫芦”的带着各地方口音的店家,南锣鼓巷里满巷子口的老北京做前缀的招牌,连肉夹馍都成了老北京的。当一个地方的文化达到鼎盛至特色的程度的时候,会让人不自觉地向往,这时候大家就会都商量好了似的四面八方赶过来把当地的东西都完好的保护起来以娱宾客,只可惜最终只保护得了表面。这是城市化进程,是旅游业的兴起,没什么不好,是自然规律,但是拎个鸟笼子再拿个话匣子跟胡同里溜溜达达慢慢悠悠走着的老大爷也还是有的,这就是六爷最初的登场。

我爸得过肺结核,年轻时候,后来好了,他喝酒,但是不抽烟。八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大学同学说过,其实当年,我是走后门进的大学,高三模拟考试的时候,我一直四百分左右,我爸一看就说实在不行走艺术生吧,理科艺术生。因为时间太紧,错过了艺术省统考,只剩一个学校了。我其实没啥才艺,我记得我爸那年托人找了关系,是要出很多钱的那种。那年,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学校附近一个很小的招待所里,我爸不爱吃饭馆的饭,就在屋里吃泡面,然后晚上要去应酬,帮我跑艺术考试的事儿。那天请某个主管考试的“主任”吃饭,我意外发现我爸竟然抽起了烟,然后那种态度是我没见过的,“你看,这孩子条件还不错,也挺爱表现的,是是是。。。”我从未见过我爸这样去应承过哪个人,没办法,为了自己儿子。

胡同里迷路的游客载着女朋友问路,六爷逗完鸟回屋了,对方说我问你话呢,六爷回过身来,跟我说话呢?家里大人没教你叫人吗?
www.35222.com,这句话我熟悉,我被家里人没少这么教训过;我爸和我妈更熟悉,因为他们不但没少被这句话教训,也没少拿这句话教训别人。
家里大概都有六爷这么一个长辈,年轻人一碰上绝对是浑身的不自在,平时懒散惯了,突然收手收脚的难受得不行,感觉这长辈跟封建旧社会残余似的。可跟老一辈儿人自己眼里,你跟我面前不自在,我还怎么看你都不顺眼呢,好好的社会,都让现在这些个小王八蛋给弄脏弄臭了。

那天晚上,他们取好了钱,用报纸包着,厚厚的一摞,我不记得是五万还是两万,他们要去主任家给主任送钱,到了楼下,我忽然很抗拒,因为我不想看到我爸妈为了我对某个人“卑躬屈膝”的样子(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我说我不上去了。我爸也说,恩,你就别上去了。然后我就在楼下用脚画圈圈,很委屈,很无助,很难过。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老炮儿》小说封面上写着的一句话:
你看不惯这个世界,也许是因为,你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记得我推开门我爸在招待所房间里吃泡面的样子,我还是记得我爸妈去某个“主任”家的时候那两个背影。

灯罩儿看着不远处打假的场景跟六爷感慨:“现在的小孩儿下手没轻没重的。”
闷三儿跟六爷说:“咱他妈什么时候受过这个啊,太他妈憋屈了。”
六爷说:“时代早就不是咱以前那个样子了。”
六爷拧着小波室友的手指头教训:“别老他妈的他妈的,你爸妈没教你怎么做人啊?”
六爷跟闷三儿摆摆手:“不行,现在孩子没谱,万一弄死几个呢,我看啊还是得把咱们那群老哥儿几个给敛巴敛巴。”

其实对于父亲来说,很多时候他是有原则的,但是有时候原则又很不重要,因为你是他儿子。

老炮儿里经常提到的关键词,现在的人,现在的社会,咱们那时候。
这差不多都是家里老人时不常念叨的,我爸一喝多了嘴里车轱辘话跟我聊的。
现在的社会好像都是一阵风一阵风的吹着,人都活的格外像草。大家都说上大学就得谈场恋爱,于是你就谈了恋爱。大家都在考级考证,所以尽管你不知道这证到底有什么卵用你也先报了个名,然后报了个补习班。热门评论热门话题你也会随手翻几眼,大致了解个一二,你也和大家一起或高谈阔论或冷嘲热讽的谩骂那个话题中心的主角,却不知是否在被媒体利用着言论。南锣鼓巷穿出来在鼓楼的那条街上,有一家很火的馒头店,天天排大长队,得排个把小时才能买上,路过的人问其中一排队的人,小伙子,这儿排什么呢?小伙子说,嗨,老北京的馒头糖三角呗。可是人家匾牌上分明写着“山东呛面馒头”。
时间过得太快了,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其实未来就在眼前马上就砸在你脸上摔你个七荤八素,你却还在憧憬着未来自己会有什么不同,肯定不是现在这个德性了。你从未问过自己想要什么,你就知道你现在有的不是你想要的。
龚叔说,有些事不是你们小老百姓能够想象的。我们都是他口中的小老百姓,被人捏在手心里的蝼蚁,却不甘心只是如此所以依然在垂死挣扎。
有些人唾弃着贪官,但是自己却也幻想着自己是其中的一员。
楼上有人要跳楼时,底下围观的都在喊你跳啊,不跳你孙子,六爷心脏病倒在大街上的时候,耳边响起的是“这人刚不还挺牛X的吗怎么现在躺下了”“演戏呢吧”“别信他,这人昨天我就看见了,专门用这个骗钱呢”。
别再埋怨这个世界的虚伪和不公了,因为这些皆由你我组成,我们都是帮凶。

有一位作家说过这样一句话,看一個城市,要看它是否能让穷人有尊严的活着。什么是老炮儿,古惑仔,老流氓。老混混。北京文化里的一种元素。老炮儿在北京方言中指年轻时调皮过的老人(专指男性)。指在监狱中不停进出、当成日常生活的一类社会阶层,“老炮儿”一词是地道的北京方言,冯小刚认为所谓“老炮儿”总是跟打架有些关系;管虎则认为现在“老炮儿”一词已有新意:“指的是行业精英、专业人士。”

所以最后新旧两个时代谁赢了?这大概不能用输赢来权衡了。这两个时代互相水火不容,又相互交融同存,这就是我们所身处的时代。
帮着六爷给老几个送信的弹球说,爷,没宣武了,都合了西城了。
当我们称一个人,或一件事为悲剧时,我们到底在指代什么呢,鲁迅说,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在现在这个时代看来,最悲剧的事情,大概不是天涯离人,不是生死相隔,亦不是英雄迟暮和美人老去。大概是当高楼盖起威严耸立我们终于跻身发达国家时我们却忘记了自己;当我们终于民主,每个人都在开口讲话,人声鼎沸却皆为妄语。

冯小刚演的六爷就是一个老炮儿,年轻的时候叱咤风云,老了之后,守在自己的北京老胡同里,五十多岁,开个小卖店,每天遛遛自己的鸟,胡同里的人都尊称他叫六爷,六爷就是那片儿的管事儿的,德高望重。片子一开始用了三个小细节来表现六爷这个人,也是本片的主题之一,规矩。所谓盗亦有道,做哪一行都要有自己的规矩。一个小偷偷了钱想把钱拿走,被六爷拦住了,六爷说,你偷了人家的钱也就算了,身份证还回去,不然别想出这个胡同。这是规矩。第二个事儿是六爷的兄弟灯罩儿,做小生意的,有一个板车儿,因为无照经营,板车儿被没收了,灯罩儿把人家城管的车给划了。城管给了灯罩儿一耳光,灯罩儿怂了,六爷过来乔这个事儿,城管说,六爷您得讲理。Ok,就讲理。六爷先问灯罩儿,是不是你划的,ok,那赔钱,六爷掏,不够凑点,拿了钱城管要走被六爷拦住了说“您的事儿了了,我兄弟的事儿还没完呢。”为什么没完,因为被打了一个耳光啊。。。怎么完?还回去。这也是规矩。

《老炮儿》这部电影很像一剂兴奋剂,让全身细胞又燃烧起来真正活过来一样的兴奋。又很像一盆冷水,在你正兴奋的时候冷不丁迎头泼下,跟挨了一巴掌似的。

最后一个事儿是有一天六爷在胡同遛鸟,有人来问路,哎大爷,这怎么出胡同啊?六爷:“你叫谁大爷呢。。你看我像你大爷么。”人家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六爷啊。怎么可以被喊大爷呢?这是六爷的底线和规矩,要长尊有序。

之前在豆瓣上看过一句影评说,冯小刚,张艺谋他们也许确实过时了,思想跟不上时代了,但他们是踏实,真诚的做电影的人。
我之前挺不待见冯小刚,但是看看六爷,又仿佛是透过六爷这个人物看到了冯导。事实证明,好演员不一定能做好导演,但是好导演一定也会是一位好演员。
有好几个情节我都好像在六爷身上看到了我爸一样,好几回想哭,但都是眼泪在眼圈儿里打转,眨巴眨巴眼就又回去了。我记得我高考那年考得不好,我爸说话也不好听,属于好话不会好说的典型代表,经常吃着一半的饭说得我吃不下去摔门回屋。后来有一回我回屋哭了很久,我爸过来敲门,敲了半天我没理,他拧门进来了,眼圈也是红的,吓得我哭一半傻了。然后我爸拍着我肩膀说,别哭了,你这样你说我怎么办?
《老炮儿》里六爷被儿子说的话愧疚得流泪不止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我爸红着眼圈的样子。父亲是屹立不倒的,是连脊梁都不会弯一丁点的人,所以当他流下眼泪时,我觉得是不管他犯了什么错误我都可以原谅的,都会让我觉得错的其实是我。
说起六爷,不得不说的就是话匣子。挺意外许晴这次人物塑造的成功,更意外的是在花儿与少年恶心人一溜够之后再看她的角色也没觉得崩人设的。就跟朋友说的一样,你们再怎么恶心许晴,但是在我们眼里她都是当年的那个任盈盈。
话匣子是典型的北京丫头,六爷身边需要这么个人照顾着,知根知底也知心。一边儿嘴上对想帮闷三儿还上罚款的六爷说着“狗脸啊,说变就变,那我要是不借呢”第二个镜头就是闷三儿从所里出来了。在大家伙儿都想办法的时候先撂下一句“先说好了,我可没钱啊”结果最后六爷跟老哥儿几个东凑凑西凑凑也就2万多的时候,话匣子从包里变戏法儿似的掏出了8万。
嘴硬,心软。她跟雪地里追着六爷和小波跑说你给我站住,我他妈欠你的啊的时候影院里全体爆笑。北京丫头都是如此。
北京老炮儿什么样,你看冯小刚;北京孩子什么样,你看张一山。

一天六爷忽然听说和自己关系不好的叛逆儿子晓波被人非法拘禁了,为啥呢,听说晓波睡了人家的女朋友,还刮花了人家的跑车,这个人家是谁呢,是南方一高官的儿子,叫小飞,人送外号三环十二少。六爷去解围结果没想到不行,那套已经过时了。六爷竟然还挨了小飞手下的混混一个耳光,谈判过后,ok,赔十万,六爷就去找以前的一起混的朋友凑钱。因为种种原因,后来又得赔一百万。出不起怎么办,老北京方式解决,茬架,约个时间地点,打群架,能找多少人找多少人。本来架都要打了,忽然小飞这边怂了,为啥呢。晓波被人放出来了,不小心还拿到了一张对账单,瑞士银行的,是小飞他爹贪污的证据。小飞那边的大人威胁说,有些事儿不是你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明白的。。。但六爷说:“虽然咱们是小老百姓,但是有些事,也得办。”

管虎和冯小刚都是好老师,冯小刚和这几个年轻演员的对手戏换了别人,也许能演出冯小刚一样的水平,但带不出这么好的学生。

冯小刚演的六爷,很饱满,所谓的饱满是指,有一个主要的个性,规矩,有人物背景,老北京人,年轻的时候混过,有一帮兄弟,老了只能守在胡同里,自己的一个小小乌托邦,讲义气,有侠义,所以最后小飞也被六爷品行折服了。六爷很像《小李飞刀》里的人。但他有缺点,年轻时候进过监狱,出来的时候老婆死了,所以儿子很很他,没尽过丈夫和父亲的义务,这也是父子隔阂的最大原因。父子情其实都是很隐忍的,有一段戏是父子两个在小饭店喝酒吵架,吵到最后,李易峰演的晓波说,我妈死的时候你在哪?六爷不说了,眼泪掉下来。说:“我错了,应该是我叫你一声爹,实在不行我给你磕个头道行吧。”这时,儿子手按住了父亲的背。

所以我对现在很多的小鲜肉都有一种想摇晃肩膀的冲动——傻孩子,接一万部烂片男一号不如接一部好片有自己角色魅力的男N号啊,远离烂片,珍惜自己那张脸啊!
什么X时代,什么X迹,什么栀子X开,X耳,敬谢不敏好吗?卖脸能卖多少年,你看看你们永远要18岁的郭四爷在你脸塌之后还看你一眼不?
在你们可以被称作“小鲜肉”的时候过去之后,你们还可以怎样留住自己呢。

兄弟情,当年一起叱咤风云混的兄弟,古惑仔一样,结果六爷老了之后只有一栋老房子,十万块都拿不出来。还以为一辆法拉利的车被刮花了,2000块钱就可以喷好,六爷身边有个好兄弟叫闷三儿,进看看守所上瘾,冲动,义气,张涵予演的,听说六爷被小年轻的扇了耳光,哭了,说咱们以前哪他妈的受过这样的气。年轻的事都是以前了,老了之后有家要养,所以当年一帮兄弟有人当了老板有人当了老师,有人修鞋,有人是妻管严,有人无所事事。六爷去借钱的时候,你能感受到那种无力感和窘迫,当年的大哥,现在为了十万块,跑来跑去的,跑到最后才借到两万。

好啦好啦扯远了,老炮儿很多见解还是粗浅,12月24日上映后二刷,大概又是一番滋味。

时代的变迁,时代变了,处事的方式也变了。大家都不讲什么规矩了,有钱的就是大爷,会打架的只能当打手,谁管什么情义,钱说话。闷三儿看到那张对账单的时候,说,哇,75万啊。许晴演的霞姨白了一眼,7500万,欧元。。。

“那些狭窄的街道和胡同,停在胡同口歇息的三轮车夫,还有开在一栋旧木板楼里的酱菜店,店里摇摇欲坠的木楼梯,和二楼上用一根木棍支开的木窗,让人总会想要看看里面是不是坐着一个潘金莲。”
这段描写太美,过去的北京,除了老人们的口中,大概也就可以在文人的笔墨中窥探一二了。

两位新演员的表演,吴亦凡,李易峰,一个是不算反派的反派,一个演六爷儿子,都有进步,相对来说吴亦凡的角色更外放,李易峰的角色很内敛,吴亦凡的角色容易出彩,就好像当年《新龙门客栈》里张曼玉的金镶玉和林青霞的莫言,演的都很好,只是金镶玉的角色本身更出彩。

我们12.24,江湖见

《老炮儿》:4颗星。父子情兄弟情时代变迁三条线全部水准以上,非常难得。冯导演的很收但气场足,片子拍的也很“收”,包括最后的冰上决战,这种戛然而止用的很巧,但我希望的是最后高潮处燃一下,管虎聪明,怕得不偿失,直接收了。片子代入感很强,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吴李二人有进步,tfboys让人笑场。


从注册豆瓣到现在写影评也不是第一天了,为了不想看到再有人瞎逼逼我把吴亦凡相关内容全删了,夸几句算是粉丝这个逻辑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上下文说那么多合着都是为了铺垫夸吴亦凡呢,怎么感觉老炮儿里讽刺的就是你们这些人。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的身份首先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其次才是一个观众,后海那几条胡同都有小时候疯跑过的痕迹,看的时候就觉得十分过瘾,电影的主创人员倾注心血也是为了北京这地界儿和在这儿的几代人,他们的回忆和精神,不是说为了捧哪个小鲜肉。冯小刚说过,非常感谢王中磊的原因其实特别简单,就是到了今天还能愿意这么花费心血去投资一个这种题材的电影的人不多了,甚至基本上没有。
当初骂小时代的时候有人说我拿了钱,现在夸几句吴亦凡吧,又都说我之前都为了铺垫夸他,写个影评现在目的已经如此不单纯了?
是不是都有吴亦凡关键词搜索雷达啊,见着有就浑身不舒坦跟抖筛子似的,身上难受没地儿发泄八大胡同里转悠转悠出来就精神抖擞了,价格还合理。
我也不是你们老子,犯浑犯得跟他妈张晓波对张学军似的,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瘾。
看电影图个乐,写影评图个情感抒发,别目的不纯把简单的事儿给弄拧巴了,得不偿失。倒胃口了您出门儿右拐影评那么多没拎着你领子就许看我这一篇不是,我还嫌您这样的人看了我影评脏了我地儿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炮儿》讲的是当今的事务,我爸一看就说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