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衰的观者主要认为曹发行人对于原版的书文主

2019-11-21 18:14 来源:未知

看完了电影《烈日灼心》,憋住吐槽的心,本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原则,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又翻了翻原著。

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深渊回凝

如果拨开原著和电影“悬疑”、“同性恋”、“注射死刑”等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噱头,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公安机关常见的命案追逃故事。原著的作者须一瓜以前是跑政法口的记者,她对这类故事无疑是相当熟悉的。

-- 观《烈日灼心》点映后记

这些年来,公安部一直开展一项叫做“命案追逃”的专项行动,追捕负案在身的各类命案逃犯。这些逃犯被抓获时往往已经潜逃了十几年,最长的甚至达到二十几年。很多人都洗白了身份,有了正当的职业,结婚生子。他们可能就潜伏在你的周围,你的同事,你的邻居,甚至是你的亲人。他们和你一样生活在阳光之下,衣着平凡,面目普通,有的人甚至成为社会公认的“好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手上曾沾过鲜血,一条命,或者几条命。当他们被缉捕归案的时候,当地报纸的一角也许会出现一个小小的豆腐块,写着某年某月某日逃犯某某被抓获归案,公安机关捍卫了法律的尊严,为受害人讨回了公道,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等等。逃亡的恐怖岁月被掩盖在干巴巴的几行描述后面,至于这些年他们的良心曾受过怎样的煎熬,那些被他们曾经的暴行改变过人生的受害者的命运如何翻覆更是无人知晓。

《烈日灼心》是曹保平导演根据须一瓜长篇小说《太阳黑子》改编后的一部电影。如果你看过《李米的猜想》或者是《狗十三》,那应该对曹导演的风格不太陌生。相对于他的年纪,曹导演的产量很低,后几部电影才开始慢慢被大家熟悉,风格也开始固定,甚至配角演员也开始固定下来(总有几个演戏很地道的云南演员操着一口的马普)。对于很有特点的导演,他们的作品总是会有两个极端的评价,《烈日灼心》也不例外,唱衰的观众主要认为曹导演对于原著主线改编过大,又无法在短短120分钟的电影里将一个几乎新的主线叙述清楚,因此影片漏洞很多,留下遗憾。非常喜欢这部影片的观众,大多完全没有看过原著,在走进电影院之前完全不知道故事的情节概况,单纯欣赏一部电影,放在国产同类型电影的环境里看,无论是横向抑或纵向比较,《烈日灼心》都成功了。

原著和电影涉及的就是一些这样的人和他们的故事。“沉底多年的水库灭门凶案,三个懵懂青年因一念之差成为背负罪孽的亡命狂徒。为了赎罪,三人拼命工作,低调做人。他们不娶妻,不交友,偏居一隅合力抚养一个叫"尾巴"的女童。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各种因缘巧合,三人终于落网被执行死刑。”故事的框架就是如此简单。

很遗憾,在走进电影院之前,我没有看过原著小说,当然也很幸运,这就好比是交朋友,心里有一个朋友的模样和预期时,你总是没办法真正去了解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人。比较这件事有些时候很扯蛋。

电影和小说都对警察的追逃破案工作有正面展现但着墨不多,无论是伊谷春小心翼翼的求证,还是他师傅锲而不舍的多年追索,似乎都是一种个人行为,体现的作为一个警察对还原案件真相的执着以及在与凶犯的较量中不能认输的职业狂热。这种精神当然很可贵,但很显然在这个故事里这并不是作者要表达的重点,所以电影和小说把更多的浓墨重彩放在三个案犯身上,这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电影叙述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三个“灭门案”的罪犯,一边费劲心思躲避惩罚,一边用力活着尽所有可能去赎罪。杨自道、辛小丰、陈比觉三个人因为双手沾满了鲜血而不停地逃亡,又因为心中的沉重的负罪而用力的赎罪。电影里,高智商的陈比觉装疯装了7年并负责照顾被害家庭的遗孤“尾巴”;杨自道为了见义勇为差点丢了命;而主线角色辛小丰更是讽刺的做了协警,在一次次危险的任务中不顾性命。三个人,只能做辛苦或危险的体力活,却也坚持着为“尾巴”凑齐手术费。影片的结局很容易猜到,辛小丰的上级警长伊谷春最后还是识破了他们,而他们则或多或少被解放似的“逃进”了死亡的结局。曹导演在影片的结尾处增加了一处与原著最大的不同,原著中三个亡命徒确实是亲手杀人的血案凶手,而电影的结尾导演则告诉内心正在纠结的观众,这三个人没有亲手杀人,只是参与了“灭门案”,真正凶手开始杀人的导火索是因为辛小丰强奸其中一个被害人时,被害人心脏病突发死了。原著的拥护者自然不喜欢这样的改编,因为改编后的故事彻底变化了角色,也确实存在着照顾观众接受度的嫌疑。

那么这个故事讲的究竟是什么呢?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故事的主题应该是“赎罪”。即一个人犯了巨大的恶,他是否可以通过做好事来弥补,如果他此后一直行善他是否就可以被原谅从而获得救赎。放下屠刀,就真的会立地成佛了吗?

但这样的改变似乎又恰恰刚好,原著的故事单纯只是一个用力赎罪的故事,而曹导演的野心又似乎不仅仅于此。看完整部电影再回头去想想这三个兄弟,他们是坏人还是好人?他们是坏人的话,他们有多坏?是不是没有亲手杀人,他们就不再是魔鬼?又或者最后的一死赎罪能让他们的灵魂安息?影片的最后,导演甩掉最后一个包袱,让观众心理上接受了这个故事中善良的一面,接受三个角色的赎罪“成功”。然而如果电影的顺序改变一下,先叙述赎罪,再展示凶案的惨剧呢?五个无辜的生命因为这三个人而被妄杀,他们的灵魂又何处安放呢?你会发现这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也会意识到杨自道、辛小丰、陈比觉曾经或许善良,但他们一起走近了深渊,凝视着,踏入了黑暗、身在深渊的时候,之后的所有都已经是徒劳。也就是说电影中故事表现出来的不是赎罪,而是他们三人从参与血案开始就已经身在修罗地狱的故事,他们不能去爱、不能去被爱,他们住在阴暗潮湿的林中阁楼里,他们救出的孩子面临着新的死亡,他们不能正常交流,甚至互相也不行,他们从来不笑,连他们的房东都是一个罪恶收集者......他们仅仅是在呼吸和承受罪恶带给他们分分秒秒的痛苦。讽刺的是,这种无期限痛苦的结束恰恰是他们有一天终于被抓,承担真正的刑罚。故事中给出了三个他们可能被识破并解脱的机会:辛小丰印在玉观音上的指纹、房东对他们的监听还有杨自道爱上的那个女人。我不知道导演或者原著作者是否曾这样想过,这样三条线索刚好代表着神的救赎(玉观音)、自我解脱(辛小丰和杨自道在房间中对最后结局的猜测)和爱(杨自道和警长伊谷春妹妹的爱)。
因此,不论他们是否被抓,是否最终承担法律责任,他们一开始就已经走进黑暗中了,故事的一开始,惩罚就已经开始,直到最后的死亡,这从来就不是一个赎罪的故事,这是一个三个男人走进黑暗再也没有出来的故事。

这个主题是很有意思的,正是基于这个主题,才让我对这个电影产生了无法忍受的不满。相较于原著,电影做了一个很大的改动,在电影结尾,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第四人,荒唐而滑稽的反转自此发生,原来此人才是灭门惨案的真正凶手!而辛小丰、杨自道和陈比觉三人只对此案件负次要责任(辛小丰的强奸致人死亡)或扯淡的连带责任(杨自道、陈比觉旁观而不制止犯罪)。作为救赎来说,前提是有罪,没罪,赎个屁啊。至此,这个主题成立的逻辑根基被彻底摧毁了,整个故事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正如《善恶的彼岸》中说过的“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导演在采访中曾对这样的改动做过解释:一言以蔽之,怕观众不能接受!不能接受电影三个圣母般的主人公曾是犯下灭门之罪的恶徒,那样观众就不会喜欢他们了~对于这样的解释,我只想奉送两个字:扯淡。我宁愿听到导演说是因为审查通不过做的改动,这样侮辱的就是搞审查的某一部分人的智商而不是全体观众的智商了。作为原著小说来说,是把人性的复杂性作为一个主要阐述点的,即人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辛小丰他们既可以挥刀杀人,也可以挺身救人,房东既可以卑鄙无耻的逃跑、偷听、告发也可以对路人大发慈悲怜悯之心。而这个电影实际表达的却恰恰相反:原来世界上真的是只有绝对的好人和绝对的坏人的!干好事的必须是好人,比如三个主人公,他们在逃跑的岁月中的行为是如此高大上,所以他们必须是一个好人,好人只能犯些小奸小恶,见着姑娘动动色心了,遇到坏人坏事不做斗争了等等,否则,他们以后的好行为就说不过去了。坏人只可能干坏事,比如第四人,此人就是恶的代表,所有罪恶一肩挑,并且坏到底烂到底,你没看见最后被抓到了还是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吗(那位老兄快哭了,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我串个门就被导演莫名其妙安排杀了一家不相干的人,好吧,我坏就我坏吧,我不坏不空降下来杀人故事情节没法推动啊,谁让我没邓超好看做不了主角呢。)。在导演又纯又蠢的世界观里,好人是不应该干坏事的,也是不可能遇事失去冷静的(激情杀人被彻底否定),坏人也是不可能干好事的(第四人到死毫无悔改之心啊),这个世界非黑即白,非好即坏,清清楚楚,多么美好。导演这样意淫是没问题的,问题是观众搞不清看的到底是犯罪片还是童话啊,从人性的角度来说,这部电影基本是反人性的。

影片上映前宣传的电影花絮里,邓超(饰演辛小丰)在演最后一场死刑的戏时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不住的痛哭,他抱着旁边的工作人员泣声说“小丰太惨了….他太惨了”。曹导演一向善于“逼迫”出演员的潜力,这部影片中三位男演员(邓超、段奕宏、郭涛)的表演也确实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其中最为让人惊艳的就是邓超的发挥,其中导演的功劳很大,但演员本身对于“小丰”角色和故事理解也让人佩服和感动。正是所有演员和导演透彻的表达,才使得观众能够有机会看见一个国产犯罪类型电影新的表达方式。
喜欢的朋友们一定要买票支持哦~

按照电影的情节,问题来了,这三人赎的什么罪。辛小丰的强奸致使姑娘发病死亡尚且说的过去,毕竟人家是被你操的没气的,而后来一家人的死亡也和你的这个行为脱不了关系,你忏悔是应该的。但是杨自道和陈比觉呢?遇到坏人坏事不制止的确是要受到道德谴责的,但是法律上是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的。陪辛小丰断送一生的前途本来就很匪夷所思,后来竟然甘心情愿的以生命赎罪就更说不过去了,这特么脑子有病吗?也许有人说,这俩人在事发当时是把第四人扔进河里了,他们以为自己也杀了人因而赎罪。呃……这难道不是替天行道吗?坏人做坏事的时候虽然没制止,但是最后仍然把坏人干掉了,这足以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了,良心上完全说得过去啊。

感谢您订阅公共微信:Movies-Re

吐槽了一大顿回到故事的主题。这个电影值得吐槽的地方实在太多,各种巧合各种瞎编,如果一一吐来,只怕一天一夜也吐不完,因为大家都吐过了,所以我就不吐了,还是先拣主要的说。

关于赎罪主题的故事,东野圭吾有一部非常出色的小说《信》。贫穷善良的哥哥因为供养弟弟上大学,不得已潜入人家行窃,被主人发现后,慌乱之中激情杀人,哥哥因此被捕入狱。而本来前途光明的弟弟的人生也完全被改写,作为杀人犯的弟弟,迎接他的是命运多舛的艰难人生,不管他走到哪里,人们都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他,无论他怎样努力,他终将为哥哥的行为付出代价。无辜的他也曾试着为哥哥的行为赎罪求得被害人的原谅,然而大错已经铸成,很多事情是不能改变的。他也曾经追问为什么怎样赎罪都不能被原谅都要接受这些待遇。他的一位师长告诉他,赎罪是应该的,但是不是所有的赎罪都能被原谅的。那些伤害对受害者来说是别人都无法体会的伤痛,任何赎罪的人都没有资格要求被害人一定原谅,不会因为无心之过或者你本质就是个好人就能被原谅。就像我打你一巴掌然后说对不起对方就一定有义务说没关系。对于赎罪的人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个有担当的人,为自己曾经的罪过负责,不管是用接受惩罚的方式还是赎罪的方式,剩下的交给命运,交给时间。

《信》选取的角度非常巧妙,作为赎罪主体的弟弟,其本身也是受害者,通过对受害者悲剧命运的描述揭露了无辜者由于犯罪行为所带来的深切的痛苦,让我们切身体会到犯罪者为什么要赎罪,为什么必须赎罪。烈日灼心电影和小说恰恰相反,他是由犯罪者的角度切入的。百分之九十九的篇幅都留给了三个人是如何改过自新,与人为善。不知别人如何感想,反正我是最后被感动了,以至于执行死刑的时候产生了“真不该死,有必要死吗”的感觉。基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观点,我认为小说在这点略有遗憾。一笔带过的灭门惨案听起来虽然惊悚,但干巴巴的几条人命比起三人鲜活的有血有肉的形象来,大众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把同情票投向杀人犯。书里把受害人一家描写的像孤岛,没有亲属,死了就是死了,灭门就是灭门了,触目惊心虽然触目惊心,好在痛苦到此为止了,不会再扩大了。然而现实是,对犯罪来说,其危害结果很像石子投入湖中,湖水一定会有涟漪,任何一项犯罪,其危害结果一定会有波及和牵连。死了的人固然可怜,但更可怜的是那些活着的人,他们的痛苦才是长痛不息。如果说赎罪需要一个原谅者的话,那就是这些活着的受害者,这些在书里一点都没有提及,我觉得从感染力上来说,多少会打折扣的。

电影在这个方面做了一下改编,把尾巴由陈比觉姐姐收养的孤儿改成了受害者的女儿,等于增添了一个活生生的受害者。这样改编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改编的好,会弥补小说的遗憾。但是由于电影在逻辑上处理的不好,反而带来了更大的问题。

在小说里,三个人就是心无旁骛的一心对陌生人做好事赎罪,赎完了实在躲不过再搭上一条命以死谢罪。他们不想死的,他们舍不得尾巴,他们始终和伊谷春为代表的警察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智斗勇。最后是由于和房东的矛盾被房东告发才落网的,这样逻辑上是很顺的。但是在电影里,给人的感觉是他们三个是一致性的一心求死,哪怕被冤判也毫不辩白,哪怕已经逃脱也要跳海追随。电影给给了我们一个一头雾水的理由:怕尾巴长大后知道抚养他们长大的爸爸竟然是杀害自己亲人的凶手,为了让尾巴心理健康的成长,他们必须死。毫无疑问,电影这样安排是为了塑造三人光辉高大的正面圣母形象的,它想让观众去感慨去唏嘘去流下同情的泪水。于是,我的问题又来了,既然这么想死早干什么去了?明明案发后就可以投案自首的,等了七年不死我觉得不是为了赎罪而是因为本来就怕死啊。就算他们抚养尾巴是为了赎罪,但这种赎罪方式其实带来的是更大的罪,一方面考虑到让孩子知道真相后一生痛苦却偏偏这么做,明明一开始就可以送别人收养避免这种痛苦的,另一方面让朝夕相处惺惺相惜的警察兄弟伊谷春亲手办下冤假错案,而这是对以探寻真相主持正义为毕生职业追求的的伊谷春的最大侮辱。这是三个多么自私的人啊。

一般来说,赎罪是为了求得良心的安宁。但是为了自己良心的安宁的赎罪其出发点不正是自私吗?如果只是为了让自己感到好受点而不管不顾别人那怎么又能算赎罪呢?同时,做多少好事才能真正赎罪呢?有客观的衡量标准吗?大恶用大善来赎罪?小恶用小善来赎罪?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个屠刀并不是指不再杀人,而是指心中的妄想,心中的执念。它的关键词不是屠刀,而是放下。

佛经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位神通广大的黑齿梵志,可以上天入地,预知未来。他算出自己只有几天寿命,很是苦恼,因为神通也不能帮他解决生死问题。在他痛苦彷徨之际,另一位天人让他去求教佛陀。五通仙人立刻捧着两朵花前去见佛,请教生死大事。佛陀告诉他:放下。他就把左手的花放下。佛陀又说:放下。他就把右手的花也放下。佛陀还是叫他放下。他说:我已没东西可放了。佛陀这才对他说:真正要放下的,不是手上的花,而是你对生死的执著。

同样,真正的赎罪也要放下对赎罪的执着,并不是说当你放下时你就能赎罪了,而是当你真正开始发自内心的怀有善念而不是执着于赎罪不赎罪时你也就开始踏上了真正的赎罪之途。

小说里,三个人和房东始终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虽然身背大的罪恶但是在用自己的善进行着忏悔和补偿,而同样背负秘密的房东却热衷于用发现别人的恶以证明别人比自己更坏来求得心理的平衡。他们谁更坏?谁还清了自己的罪恶,相信读者自由公断。电影里三个人的死是否换来了真正的赎罪,相信观众也自由公断。

说完了内容,最后说说演员。段奕宏演的不错,但是他也基本毁了这部电影,由于他的演技太亮眼导致戏份严重向他倾泻,电影的重点完全搞错了。邓超一贯的用力过猛,坚决不能忍用同性恋博眼球这种恶俗的手段。郭涛和原著形象严重不符,让人不停出戏,这是基努里维斯吗?这就一演小品的喜剧演员啊,尤其是胸口用圆珠笔画的老虎。王珞丹让人感觉简直不能骂她,必须打她!

我很好奇这个电影居然获得了上海电影节的奖,什么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还是个三黄蛋!)。实在匪夷所思啊。那位老兄说了,国产电影你还要求啥呢,这就不错了!土坷垃和shi比起来当然不错,但土坷垃就是土坷垃,不能因为它和shi比较就变成黄金了。你说它比shi好一点我同意,你说它是黄金我坚决不同意。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威尼斯电影节,转载请注明出处:唱衰的观者主要认为曹发行人对于原版的书文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