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何以笙箫默》的读者和观

2019-11-10 07:29 来源:未知

文/梦见乌鸦

五一假期匆匆而过,在掀起旅游热的同时,还有关于电影《何以笙箫默》的热议。《何以笙箫默》除了票房的大丰收,还有见仁见智的评议。其实,每一部电影都有自己的特定的观众群。《何以笙箫默》也是如此。

   五一档电影百家争鸣,照例延续了内地影市节假日档期一贯的“人来疯”本质,假期两天大盘超过了5亿,其中在一众新片中,《何以笙箫默》三天累计两亿票房称得上同期国产电影中最大的赢家。但同时该片也延续国产电影一个比较蛋疼的传统,在狂收票房的同时,电影的口碑不值一提。这样逆差现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中国观众的水准难道真是这样,非烂片不看吗?

从 小说,到电视剧,再到电影,《何以笙箫默》的读者和观众,都是那些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女生,以及初入职场的新人。尤其是电影《何以笙箫默》,因为创作团队比 较年轻,表达方式比较年轻。初衷就是做一部以女性受众为主导的爱情片,甚至有点像少女漫画。希望通过这个故事给她们一个梦幻的美好未来。这些观众,因为年 龄和社会地位的关系,她们的朋友圈,以及在网上的言论影响力都没法与专业的影评人以及意见领袖相提并论。所以,她们对于电影的看法,很容易被屏蔽掉。

 

正 如主演黄晓明认为的,导演的设定是正确的,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只需要普通小镇青年的喜欢,这就够了。电影《何以笙箫默》的目标观众群主要就是刚开始看电 影的小镇青年,他们的个人喜好与大都市的小资差异性极大。正如海子与汪国真各有其读者,《五十度灰》和《复仇者联盟》都有各自的观众,《何以笙箫默》和 《闯入者》面临的问题也是大不相同。所以,不可能强求大都市的小资和小镇青年那样,都喜欢这部电影。

   其实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些电影其实不能只看表面现象。一件商品是商业市场价值规律的体现,所谓有供就有求,假如这件商品没有价值,那么自然不会形成相应的市场需求,《何以笙箫默》大卖的同时,其中也体现了该商品的市场供需关系,以及市场需求定位。

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大家可能对钟汉良的版本先入为主。黄晓明版本的电影《何以笙箫默》很尊重原著,甚至有些台词就是原句。例如影片中“我是疯 了,才会让你如此践踏“这样很言情腔的台词不少。而黄晓明本人的表演也是可圈可点的,他演的何以琛就是不一样的何以琛,让观众看过非常开心,也记住了。黄 晓明表示,“其实每一次拍戏,都是一次考试,我每一次都想拿高分,但我不是学霸,也没有每次都拿到最漂亮的分数,分数对于我来说,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 从每一次考试里总结经验,争取下一次考得更好”。可以说,他这次的得分还是很让人满意的。

 

从电影《何以笙箫默》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时候电影 的受众群与舆论场几乎是两个世界,不必过分解读。关键是《何以笙箫默》服务目标观众的意识和态度是强烈而真诚的,可以说是为特定观众私人订制的作品。一定 程度上,为中国电影产业化开创了一条新的路子,培养和服务特定的观众群,也会获得很好的回报。

   从原著到电视剧,再到电影,《何以笙箫默》算是一个比较热门的品牌,用现在电影圈一个时髦话来说,这叫“热门IP”。2003年原著作者顾漫的同名小说成书12万字,主要讲述何以琛和赵默笙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出一生的纠缠,一个执着于等待和相爱的故事,这部有着奇怪名字的小说属于慢热型,直到2005年该片火热,乃至不断再版,顾漫也因此成为浪漫小说家的代表,一跃跻身中国作家富豪榜。直至电视剧版开拍,该剧于2015年1月10日在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首播,各大主流视频网站同步更新。创造了单日网络播放量超过3.5亿的最高记录,截至目前总播放量已突破70亿,百度指数最高达322万,钟汉良、唐嫣的搭配令人侧目,“何以体”也被广泛效仿和应用。而电影版竟采用与火爆剧集完全不同的班底,黄晓明、杨幂、佟大为等全明星阵容尽管引发争议,但电影上映之后,依然票房火热。

 

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   《何以笙箫默》的故事正是时下最热门的青春伤爱题材,所谓求同存异,这类电影在如今的影市中大行其道,数不清的同类作品一哄而上,尽管这些电影几乎都遭致评论家们的口诛笔伐,但不争的事实便是以《何以笙箫默》为首的电影只要出现,便有人捧场。原因为何,其实也简单,定义背后其实是一个被长期重视的市场:女性观众。

 

从小妞电影的火热看受众

 

   从电影类型的角度划分,《何以笙箫默》算是一部小妞电影。拽一句英文就是“chick flick”,是一种非官方默认的爱情喜剧亚类型。这些电影剧情比较轻松浪漫,以女性为核心,男性角色退居其次,成为女性角色所期待的白马王子而出现。典型的例子《律政俏佳人》、《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欲望都市》等等。女性视角决定着一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妞电影满足了女同胞那一点点虚荣心、幻想欲,就像宅男幻想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电影一样,小妞电影的观众群主要为女性。在好莱坞真正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女演员无一例外的都是小妞电影的当家人物。

 

   国内之前这个类型的片子几乎没有,但近几年突然火了起来,《非常完美》、《一夜惊喜》、《撒娇女人最好命》等等代表作,不胜枚举。其实这类电影属于女性观众纯粹的YY作品,这句话当然不是贬义,一般来说,小妞电影在非粉丝的男性观众眼里评价都不太高,包括评论家和学院派也不会看上眼,因为这些片子里充满了女性的自我与YY,大男子主义当然会不爽了。但站在对立的角度,男性观众的梦想是什么?无非事业与爱情双丰收,加之超能力于一身,最终英雄抱得美人归,到头来也是个人财两收,这就是白日梦。

 

 

    而《何以笙箫默》的内容又符合当下网络小说的一种类型,也就是“霸道总裁类”,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小妞电影中最常见的“白马王子”类幻想过时了,前不久流行的暖男也有些底气不足,霸道总裁才是如今最常见的男神类型。试想一下,霸道总裁为何如此火爆,黄晓明饰演的何以琛几乎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形象,一个被光环笼罩却又无人能接近的男主角,帅气,富有,有教养,但又对此都毫不在意,从未把这些当做资本卖弄。这样的形象大概是女性观众心中幻想的男神的最终形态。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在女性观众的幻想中,男神的最初形态当然是英俊白马王子、帅气超级英雄,暖男呢,只能是备胎,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这个充满遗憾的现实世界中,看着一个个被塑造出的“银幕好男人”用离婚和道歉谢幕,无论是物质还是心灵的安全感的代言人霸道总裁最终进化成为女性心目中男神。

 

从《五十度灰》到《何以笙箫默》

   从原著到电视剧再到电影,《何以笙箫默》故事的受众一直都有着特定、戏份的人群,也就是青春期的女生和新扎白领,给她们一个梦幻,在故事里许诺一个未来。这些观众的闺蜜、朋友圈,与绝大多数话语权成功人士的朋友圈截然不同。正如海子与汪国真各有其读者,《五十度灰》和《复仇者联盟》都有各自的观众。

 

   恰如前不久火爆全球的《五十度灰》,该片的同样改编自畅销原著,有中国网友总结,它是情色界的《小时代》,或者情色版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可能根本不在于也不要求它的文笔有多么精妙,而是它精准触动了当下很多女性内心深处的柔软、孤独、不甘甚至恐惧不安,让她们在纷繁复杂、诱惑太多的现实中,思索和面对人人身上皆有、或多或少的人性阴暗一面。

   

   除了通俗的语言,还有一个基本点——再卑鄙的人都崇尚英雄,再高尚的人都阅读情感。要知道《五十度灰》的原著作者詹姆丝本身就是一个宅女,懂得用少女的观点去度量观众。

 

  因此而言,《何以笙箫默》的剧情走向和故事逻辑根本无足轻重,重要的是造梦。只要梦境内部自洽,它就具有治愈功能。少女向前看,盼望不经意就能邂逅现实中的何以琛,少妇向后看,一边美化自己的过去一边靠此排解现实的残忍。一部剧能火爆到这种程度,其实早就与故事本身无关了,某种程度上说,它投射了人性本身对希望的渴求。粗俗一点说,《何以笙箫默》是女性观众的爱情动作片,宅男看东京热,为了满足那一点欲望,女性观众看《何以》,用一种男性观众难以理解的方式和反肉欲的场景抵达身体最深处的需求。王尔德曾说,女人是因为需要被爱而存在的,而非需要被理解而存在。《何以笙箫默》就是这样一道“我霸道但温柔我爱你只爱你”的安慰剂,它满足了女人对男人的幻想,对被爱的需要。

 

多元化的服务意识在哪里?

   《何以笙箫默》绝对不是我的菜,我不喜欢它,我喜欢的是《复仇者联盟》,但前者这么火,说明肯定有人喜欢。

 

   《何以笙箫默》中有一句台词:“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我不愿意将就。”从女性的角度来说,这句话是女性激发女性荷尔蒙的春药,就像一个男孩看到《复仇者联盟》英雄集结是那种心灵上的勃起。因此从这方面来谈谈中国电影市场的服务意识。

 

   所谓服务观众,其实就是服务于市场,根本驱动力还在于商业目的。如今的电影市场,就是以这样单纯的方式来生产商品。然而许多创作者过于迎合市场、迎合观众,生产出的大多是一些可供娱乐的快餐式消费品。这种作品固然能在短期内赢得市场且因此而获利,但能在电影史上留名的更多的是那些富于性灵、有文化底蕴的艺术品,那种能创造观众的作品。美国的电影工业制度很完善,他们有《复仇者联盟》这样的面前全球观众的超级大片,也有《五十度灰》这样针对女性观众的作品,更有《爆裂鼓手》、《鸟人》这样充满底蕴的作品,才能形成成熟的电影工业体制。

 

   而如今我们的电影工业是什么样呢,从前不久导演王小帅的公开信就能看出来,在威尼斯电影节和台湾金马奖大放异彩《闯入者》票房惨不忍睹,这种现象又不是头一回,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就是市场不成熟的表现,初级阶段嘛。其实从另一个方向来看,中国电影市场正在处于转型期,电影产业化的路首先需要的就是更可能多的培养观众,有了观众支持市场才会发展下去。同理从电影人的角度,拍电影和看电影都是一锤子买卖,谁都想自己的作品被更多观众看到,在中国如此巨大而冒险的转型期,有什么样的观众就会有什么样的市场要远远就超过其他选项。

     这句话并不是贬低观众,而是一个双方互惠的概念,好莱坞各种类型的电影都有,但最卖座的仍然是面向青少年观众的电影,不过那边的文艺片、家庭片等各种题材的电影同样也有着一定的受众,我们这边就极为罕见,这是由于在长期受到好莱坞成熟工业体制影响,逐渐培养起来了相应的观众群,这是我国刚刚发展的电影市场无法做到的。我们的电影业发展的很快,但要知道在十多年前全国还没几家电影院,我们只是刚刚开始培养观众,假如10年之后中国电影市场还在的话,如今培养起来基数庞大的青少年观众10年之后也已经度过了幻想的年龄,到那时候自然会选择符合自己需求的电影来看,那个时候恐怕会到了电影百家争鸣的时代,从而才能促进电影多元化的发展。

  要向市场进化,必须需要多元化的环境以及多元化的观众,这并不是现在能说到做到的,起码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拿以《何以笙箫默》为首的作品来说,有市场才有供求,票房卖的好是不争的事实,老百姓买账是铁打的证据。但是同类作品一拍再拍,最终形成狗血的局面,是谁也不愿见到的。但话又说回来,如今的中国电影市场还就仰仗着这些作品,近期沸沸扬扬的《三体》改编电影,观众一边在吐槽别糟蹋经典科幻原著,一边在吐槽爱情和青春电影,而电影人呢,一方面打算拍超级大片追求市场多元化,一方面又想什么拿手拍什么,真正一两部文艺佳作出现又无人问津,搞得也是很纠结。其实就拿很多片商打算拍科幻片这个趋势来说,其实是个好现象,拍成什么样暂且不提,起码在追求多元化的市场。

 

  想起了徐克和黄建新的访谈中的一段话:“中国电影到了2017年全年票房可能会达到500亿,笼统的说,进口电影可能会占到50%的份额,剩下50%中,现象级电影(指的是青春爱情粉丝向电影)会拿到25%票房,剩下还有100多亿的票房谁来填补?我们需要与国际接轨的顶级制作电影站出来”。这就是中国电影人的服务意识,也是电影市场的进化趋势。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威尼斯电影节,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何以笙箫默》的读者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