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界湖南影片金狮奖最棒壁画、最棒剪辑,王家

2019-11-06 22:22 来源:未知

    香港大佬杜琪峰说过:“如果说王家卫只拍了一部电影的话,那应该是《东邪西毒》。”

十五年前,这样的阵容已经让其他电影黯然失色,十五年后,除了哥哥已经逝世成为无法重复的经典,要再想集齐其他不是天王天后就是退休息影的巨星们,恐怕只有那些只要梦想不要产量的暴发户愿意投这样的巨资来筹拍了。

    那是1994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东邪西毒》首映,八大巨星惊艳临场,伴着银幕上的荡气回肠,便引得水城一片痴狂。纵然那年在奖项上一无所获,王家卫依然收获了口碑,归港之后,《东邪西毒》被称为“划时代意义的作品”反复被人研究:颓废的美学、伤感的叙事、困顿的精神、情感的伤疤,以及那种若有若无的虚幻和迷醉给予了人们无数种电影解读方式。也是从这里开始,王家卫电影成为一个招牌,成为电影迷附庸风雅而必谈的内容之一。

再看看当年那部争议两极化姑且称之为武侠的电影所获得的成就吧:第14界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摄影、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造型设;1994年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第31界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摄影、最佳剪接;第51界威尼斯电影节奥撒拉金奖
      至于更多奖项提名的就不写上去了,经典不需要拿一些提名奖项去凑数。
   终极版中重新剪辑和修改的一些内容:
  马友友独奏为电影增色。
  长达4年时间所做的事,就是对画面的修复,一直到片子前往戛纳前的一个星期才停工。对这部十几年前的作品,王家卫找来了外国特技公司,用最新的数码科技一帧一帧地修复。在大银幕上效果非常明显,画面色彩更加浓艳,每一幅画面都宛若油画一般。
  在声效方面,原版《东邪西毒》配的是单声道,而《终极版》将其修复成了5.1环绕立体声,十分震撼。
  此外就是之前已经有所披露的配乐部分,著名大提琴家马友友为《终极版》重新配乐。
  事情源于马友友和他的丝路乐队在香港的一次演出,演出结束之后,王家卫觉得马友友音乐的感觉跟《东邪西毒》非常像,于是找上了马友友来帮忙制作了7首新的配乐。谈起马友友的加盟,王家卫说:“影片里马友友有一段独奏。他对整个画面的作用很大,是你想象不出来的那种声音,只有大提琴可以做得出来,非常棒。”
  实际上影片的配乐并不是完全脱胎换骨,仍然保留了原来陈勋奇的一些部分,并且马友友拉的一些曲子也是陈勋奇当时为影片制作的音乐。最后呈现在《终极版》中的,前面用的是马友友的,中间用的一些音乐还是陈勋奇的。
  后期剪辑调整人物出场顺序。
  原版《东邪西毒》对王祖贤的戏份剪得是最彻底的,在市面通行版本中只有一个侧脸。之前曾盛传在《终极版》中将首次曝光王祖贤的版本,但事实上并没有,王祖贤还是只有一个侧脸。
  整部影片比原版补充的镜头总共还不到一分钟。增加了刘嘉玲在水中骑马的特写镜头,以及一大幅晶莹水珠的画面,以突出林青霞的角色。另外,为了表达对张国荣的敬意,王家卫在影片最后特别为他留了一个镜头。不仅增加的镜头不多,一些武打戏份反而还作了一些删减,比如梁朝伟杀马贼的那场戏就剪短了。比起原版的100分钟片长,《终极版》的片长只有93分钟。
      最明显的改动应当是季节变化的画面,配上了字幕:春,夏,秋,冬,然后又是春。从这一细节也许可以看出来,王家卫试图让新版的《东邪西毒》更易懂一些。拍摄《东邪西毒》时,张国荣、梁朝伟、梁家辉、张学友、张曼玉、林青霞、刘嘉玲、王祖贤八大主演中,除了主角张国荣之外,其他镜头都非常零散,使得王家卫、张叔平只好在剪辑时写旁白,好把这些画面串成故事。最后出来的影片线索非常多,使得一些观众不免陷入困惑。15年后王家卫把一些地方重新调整了次序,如回忆里的张曼玉、刘嘉玲、林青霞几个女人出场的次序有些变动,使得《终极版》比以前的版本更容易让人看明白。
      敢把十几年前的电影修复再拿出来还要在电影院上映的,恐怕也只有王家卫敢这么干了,这也说明此片在王家卫和影迷心中的地位之重。

    时光易逝,十五年一晃过去了,港人的世界也似乎拨开云雾见青天,电影市场在重新洗牌,大片时代的咨询也逐渐变得迅猛起来,倒是那种以往沉醉在精神世界里的慢拍渐渐有点跟不上节奏了。王家卫在这个年头推出了《东邪西毒终极版》,意图借尸还魂的渴望众人皆知,然而2009年的江湖已经不再是王家卫的江湖了,披着古装的现代人在耀眼的画面里变得生分起来,电影的脉动和我们的心跳节奏已经完全脱钩。

    我想有人还会继续力挺这部旧瓶装新酒的玩味之作,不过大多数人应该会腻味,《东邪西毒》终极版在这个不属于它的时代里出现,给予王家卫的不会是前呼后拥的赞叹,而会是口诛笔伐的摧毁。十五年后,《东邪西毒》在一次滑稽般的修补中复出,光环早已经尽失,王家卫的个人时代,似乎也应该结束了吧?

    终极版,只是一次失败的修复

    那些嘟囔着新事物胜过旧事物的人是盲目乐观派,《东邪西毒终极版》能化腐朽为神奇终归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影片院线大卖又似乎是一个不着边际的幻想。试问,本片的内地票房且能高过三千万?王家卫纵然花费巨资修复胶片,电影却没有换了新颜,尤其在光碟抢先面世之后,《东邪西毒终极版》已经和贾樟柯的《二十四城记》一样,近乎失掉了它原本拥有的票房期待值。

    之前看过DVD的观众里,也许大半已经放弃了支持票房的决心,《终极版》在三个方面都已经失败了。

    首先是画面,修复效果增强了影片色调的饱和度,一扫原先的灰色迷离,代之以油墨重彩,视觉效果看似开阔了,画面却几近于失真走形。王家卫搭档法国著名特效制作公司BUF和泰国的Oriental Post公司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画面需要有“大片气象”,不过《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那种刺眼的光芒您会喜欢吗?《东邪西毒终极版》的画面变黄变亮,色调趋于温暖,和情感疏离的内心冰冷形成了间离与落差,对于这样一个题材的电影来说,它的画面便是严重夸张的,沙漠、水波少了昏暗朦胧的掩饰在镜头里变显得虚假。

    画面走形,时间线也发生了变化,由惊蛰复归惊蛰,成为了一年之间的线性故事。王家卫以剪刀手闻名,这部心血之作也真敢剪,除掉了倒叙的成分,一个顺序发生的故事对于我们习惯的墨镜式玩味来说,便显得有些简单甚至出于幼稚了。看不懂原作的观众,这次也许有很大的概率可以一雪前耻了,因为它顺畅了很多,小范围切割造成的剧情生硬则不是问题。然而,对于那些墨镜粉来说,这样的编排能让他们满意吗?

    最大的看点在于配乐,最大的败笔也正在于此,陈勋奇的配乐一直被认为是荡气回肠的绝世经典,王家卫却仍要“换换味道”。吴桐+马友友,虽然强大,却一定是绝佳组合吗?重新编排的音乐听起来很怪,多了低沉蔓延的元素,却少了那种天旋地转的轰鸣,拿掉了那首《天地孤影任我行》,影片便少了那种灵魂与气魄。王家卫不顾这些,硬拉来国际头号大提琴名家马友友,于是音乐与原版相比完全变了味。

    旧事物,其实都是一盒过期的罐头

    2008年很多导演热炒冷饭,狠狠的赚了一把,最明显的就是冯小刚的《非诚勿扰》,借着陈国富的《征婚启事》的底稿收获了3.2亿的票房。不过冯小刚是一个炒冷饭专家,每回添加冯氏笑料便会炒出不一样的冷饭,观众胃口也不错,证明了庸俗现实主义仍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不过对于一个沉迷在精神意淫里的王家卫来说,炒冷饭的花样自然不落下风,然而他们此时的电影是否真的合口味呢?

    《东邪西毒终极版》不能跟《非诚勿扰》相比的,因为它太文艺,与后者的三亿相比,三千万便是它的顶线。

    王家卫在《重庆森林》里把爱情比做一盒永不过期的罐头,那个期限是一万年。如果按他这么设计,那么他电影里最受推崇的《东邪西毒》应该是一部永远不会过期的电影,那么它将不会被重改。可是王家卫按不住了,一万年,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格言,十五年不到便已然灰飞烟灭。我不知道王家卫想要什么,票房、口碑,抑或是持久的影响力?王家卫去年没有拍片,重剪总比重拍来的简单且容易。

    之前上映的《家有喜事2009》据说在香港票房不错,不过片子却不怎么样,到了内地很多观众就反感起来。对影迷来说,在影院看到的电影,或多或少总能反映出一些当下的现实,哪怕是借古讽今也好,如若我们的观影过程仿佛坐了一次时光穿梭机回到八零九零年代,那样的味道便是奇怪的。《东邪西毒终极版》便是这样,不换汤也不换药,仅仅是色泽变化难以让人满意。

    记得那一个多愁善感的中学时代,我们在屏幕前一遍一遍的看《东邪西毒》,我们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下了电影的全部台词,那个时间的我们是感性的,会跟风的去看村上春树的小说,去拼命的搜集摇滚乐CD,去发疯似的找寻王家卫的碟片,我们喜欢跟别人说自己是“小资”,慢慢的自己就信了。多年之后,我们的年纪大了,开始看破一些东西,打碎了心里的神话,当我们对曾经扭曲的信仰进行推翻的一刻,王家卫那些充满着喃喃说教的电影还会是我们的心头肉吗?

    王家卫,你的时代已经结束

    文隽怒斥周星驰的话语,似乎更应该用在王家卫的身上,王家卫的电影太多依靠于直觉,直觉错位了,电影本身的力量就会散尽。王家卫的第一部电影是1988《旺角卡门》,真正的风格化却要追溯到1990年的《阿飞正传》,在那个都市人情怀落寞、精神空虚,王家卫用一种麻醉性的亦幻亦真给了香港影迷一剂解毒药。那个时代的王家卫,目光投向了迷离众生,他的电影,也恰如其分的描摹出当下的港人精神。

    那个时代,徐克已经没落,杜琪峰尚未雄起,王家卫走出了一席之地;多年之后,王家卫已经在香港独树一帜,灵感却近乎丧失。

    《东邪西毒》是在那个武侠纷飞的年代用明星阵容骗来的投资,以他人之本为赌注换取了自身之名。自此之后王家卫一直没有脱离“自我抄袭”的诟病,他的自恋和自信,在某个时段成就了他,却也害苦了他,重复与自我抄袭逐渐成为了最无聊的事情。题材的重复、角色的重复、场景的重复,絮絮叨叨一如既往的说教,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一个人的创作资源是有限的,无限挖掘到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再造一个“终极版”了事。

    魏君子坦言王家卫是个商人,他组建泽东,以广告养电影,仍然无碍的完成资本运转,作为商人的精明头脑继续的同时,王家卫的电影却越发没了营养。《2046》和《蓝莓之夜》,包括期间的短片《爱神》,仍然是那种让人着迷的小资情调,技法似乎也有些圆熟,影片本身却失去了那种投射都市人精神状态的一种真诚。21世纪到来后,港人的视野散开了,国人的精神也解除了禁忌,王家卫的电影却依然故我,充斥着封闭与迷离。

    那些不曾停止的画外音,那些风格迤逦的画面,那些徐徐上升的烟圈,摇曳生姿的旗袍,离我们到底是近还是远呢?王家卫是一个生命里无法逾越的角色,它黏着一层属于小资的咖啡色,抓住了那个青涩未退的年龄拥有的脉搏,我们都是喜欢装小资的人,王家卫的电影就给了我们这样一个装假的机会,这是一种诱惑,也是一种欺骗,如果你不幸中了王家卫的毒,你一定会甘愿的被他骗下去。而王家卫本人,亦在这种自我浸淫下越走越偏,直至个人作品和张艺谋的电影一样苍白。

    索性《东邪西毒终极版》又给我们一次装“小资”的机会,上不上钩,随便你,不过经此一役,王家卫的时代也可以宣告落幕了。文/灰狼

PS:正如火神纪兄所说,王家卫此举八成是拿来赚“死人钱”,麻烦哥哥的粉丝们都醒醒吧!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威尼斯电影节,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1界湖南影片金狮奖最棒壁画、最棒剪辑,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