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符合笔者这几个蒸汽灵魂乐迷的意气,这

2019-11-09 02:40 来源:未知

喜欢原著的书迷不会满意这部电影,它是一部动作片而非侦探片。期待的的悬疑、惊悚,在片中都淡如开水,想被吓得一惊一乍、腺上素飙升是不太可能的事。而且推理元素极少,剧情相对简单,大概凭中学生水平的逻辑知识,就可以掌握案情的来龙去脉。

一个关于男性的忠告是,假如你认定自己的事业还有像样的上升空间,那么就绝不应当同麦当娜这样的女人混在一起,否则结果一定不太妙。关于这个忠告的例证,前有丹尼斯•罗德曼,后有盖•里奇,前者尽管迷途知返,晚景也不免有些凄凉,后者则彻底晕了头,一部《左轮手枪》不知所云,一部《摇滚黑帮》则无甚新意,票房根本走不出英伦三岛,好不容易折腾到了今天,才有了一部像样点的电影,就是这部《福尔摩斯》。

侦探迷想必不少,可惜看爆米花电影的人更多。一部面向主流观影人群的商业片子,不可能行差踏错,朝有口碑无票房的cult片看齐。何况盖·里奇又不是诺兰或者大卫·林奇,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有了这个觉悟,凡是愤愤不平、口诛笔伐的福尔摩斯迷可以速速退散。

颠覆与趣味

正是竭力去除了让侦探迷满意的极端元素,才成就了这部电影的爆米花品质。抱着娱乐心态去看,这部片子如所有合格的商业大片一样,可苛责的地方不多。

Cult片迷常常将盖•里奇与昆汀•塔伦蒂诺相提并论,2009年,远在大洋彼岸的后者也出了一部《无耻混蛋》,而这两部电影里,“颠覆”无疑都是一个关键词。
《福尔摩斯》里,盖•里奇给这神奇侦探重新设计了形象,那个总是头戴黑色高顶礼帽,西装领结一丝不苟的英国绅士不知去向,出现的却是一个多半时间不修边幅、颓废且神经质的肌肉暴力男,或许来自制片人乔•西尔沃的说法更为精确,“1891年的007”——还得是丹尼尔•克雷格饰演的,而华生也成了身手不凡的靓仔医生,当然,性格也火爆得紧。
至于昆汀,这个美国地痞在《无耻混蛋》里的颠覆则教人眼镜片碎了一地,连希特勒都死于非命,无疑是开了一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大玩笑。与这份冲天的痞气相比,盖•里奇在《福尔摩斯》里的颠覆,只能算是小把戏。
无独有偶,昆汀和盖•里奇都在新片中都放弃了以往惯用的结构花样,叙事大抵严谨正统,看上去都相当流畅与完整,但明显,《无耻混蛋》里所流露出的对于黑色电影趣味的极端偏好,与《福尔摩斯》的小打小闹大相径庭。也正因此,与之相比,盖•里奇对于故事及角色的处理方式则更像是对于商业及好莱坞大片的看齐,至于从《偷拐抢骗》或《两杆大烟枪》一路看过来的粉丝,恐怕少不得要有些失望。

布景保持前作的精良,灰褐色天空,高耸的烟囱,冷色调下透着古典感的建筑,栩栩如生再现了二十世纪初蒸汽时代的世界。加上本作引入汽车、热武器,一切都符合我这个蒸汽朋克迷的口味,单凭画面就可说得上赏心悦目。

抱歉,侦探迷

影片中的女性角色再次处于可有可无的地位,也令人不得不怀疑,这确实是有目的去迎合腐女们的恶趣味。小罗伯特在裘德洛婚礼上落寞的表情特写,火车上的女装扮相,舞会上两人相拥起舞,都是片中令人捧腹的笑点。小罗伯特适合冷幽默,在本片和《钢铁侠》中都得到了证明。

至于那些企图在这部《福尔摩斯》里,找到那种来自老派悬疑电影中推理趣味的侦探迷,他们无疑是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没错,你无法在观看这部电影时,获得比看《虎胆龙威4》更多的智力优越感——假如你需要的话。
电影唯一的悬念即所谓的黑魔法之谜,在中途就已经昭然若揭,主人公则无所不能,观众只需安安稳稳地坐在沙发上便可。至于破案过程——难道这个007般的福尔摩斯还需要按图索骥、从纷繁的蛛丝马迹中、从编剧释放出的迷雾中、从“谁是凶手”的苦思中,拨云见日,逐步推导出结论吗?他要做的无非是,在罪案现场随手摸一把,坐在寓所的地面上象征性地琢磨一番,然后就将结论轻松道出,所谓胸有百万兵,说的就是这么个境界。

从前作开始,这部电影就定位为动作片。故弄玄虚地扯几根绳子,疑凶真相就尽在小罗伯特的掌握之中。推理元素少得可怜的侦探过程,其实就是单打与群殴、诙谐动作戏与火枪火炮开轰轮番交替上演的过程。好莱坞可怕的一点是,即使你已经相当熟悉它们的套路,看到预期中的小高潮一个个准时无误地出现,也仍然感到相当受落。这不知是我们的观影情绪已被好莱坞琢磨得毫无秘密可言,或者甚至就是我们已被它们调教出一个固定的观影节奏。

你好,甄子丹

因为这个版本的福尔摩斯忙着从开头打到结尾,神奇侦探所拥有的一切元素,如超常的直觉、想象以及洞察力,甚至构建世界的能力,小罗伯特是没有机会在剧情中表现出来的。然而,这些都蕴含在他对搏击的理解中。除了布景,这也是我对本片不吝好话的另一个关键。

007是什么电影?当然是动作片,无论在1891还是2010年,它都是动作片,而《福尔摩斯》里最为有趣的部分,也自然都是打打杀杀。盖•里奇把仅有的Cult趣味,都灌注在了《福尔摩斯》的动作场面之中,那场黑市拳赛里的小罗伯特•唐尼,颇有些《偷拐抢骗》中布拉德•皮特的疯魔做派,只不过这连消带打的招数,怎么看都有些像咏春拳——谁让小罗伯特•唐尼自己就是个咏春粉丝呢?而之后的几场拳脚较量,则大有混合格斗的摸样,难怪甄子丹看完《福尔摩斯》后,不无得意地说,盖•里奇一定看过《导火线》和《杀破狼》。
甄子丹的说法是,“怎么那么像”,当然像,《福尔摩斯》最后伦敦桥上的决战,福尔摩斯与布莱克伍德一棍一剑的较量,简直就是《杀破狼》甄子丹与吴京决斗的翻版,连收棍的动作都如出一辙。当然,这样的处理方式,对于一部西片来说算得上是颇有趣味,你知道,欧美大片的打斗通常欠缺美感,《虎胆龙威》是肌肉相搏,《谍影重重》又未免过于写实,镜头的摇晃不定与高速剪接叫人无法看清并转瞬即逝,除非你要提《终极标靶》——那都是什么年头的事儿了。

前作以及本集,影片都用了慢镜来表现福尔摩斯永不失手的必杀技。小罗伯特迅速在脑中过了一遍即将出现的场景:击打对手何处,如何破解他的反击,将对他造成何等后果。虚拟的场景用慢镜呈现,接下来的真实场景干脆利落上演设想中的一切,有种神乎其神、叹为观止的感觉。偶尔也有失误的时候,意料之外的变量出现,事态并未如他所想的发展,福尔摩斯面露小尴尬的那一刻,也可以令人会心一笑。

爆米花万岁

这次福尔摩斯遇上了高智商犯罪分子莫里亚蒂教授,两人旗鼓相当,在深渊上犹如下盲棋一般,互相在想象中推算两人交手过程。天才侦探与终极恶棍,用眼神交锋即知最后的胜负。这等高手过招的场景,看过张艺谋《英雄》的应该会想起非常相似的一幕。

无论怎么看,《福尔摩斯》都拥有好莱坞爆米花大片的气质,型男主角与阴险反派的较量、花瓶美女、爆炸再爆炸、以及必不可少的庞大黑暗组织与反转地球的阴谋,当然,爆米花大片这标签,又绝非是一种指摘——只要它足够有趣。因此,无论是对于人物的颠覆,还是动作场面的处理,都算得上是加分,何况还有对于19世纪伦敦街景的精彩再现,仅是那尚未完工的伦敦塔,就已经教人心满意足了。
而就盖•里奇而言,《福尔摩斯》或许算不得是个人风格的回归,但好歹电影也足够像样,或许对于他来说,早点步出“麦姐魔咒”,才是正经事。

慢镜演练的动作戏,体现了一个神奇侦探超乎常人的演算能力,勉为其难算是与福尔摩斯沾点边吧。而除了死忠侦探迷,普通影迷只要看得过瘾,对这种爆米花侦探大致不会发出太大的嘘声。

(《周末画报》专稿,请勿转载)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切都符合笔者这几个蒸汽灵魂乐迷的意气,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