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人也不相符看喜剧,后来发觉实际是劫难传说

2019-11-21 18:14 来源:未知

从来没见过万达CBD门口有那么多人,真的是门都要挤破,哪个明星来的时候都没这样过,而今天是新海诚。

01

40多岁的中年大叔,一身muji风,过分的谦虚和面面俱到,一如所有我见过的日本人。

我又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新海诚的新片《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算是今年我看过的最好的动画电影。你开始以为这是一个俗套的互换身体的故事,后来发现其实是灾难故事,再后来才发现,原来它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那些阴错阳差的相遇和飘忽不定的离别。

我曾说过,一个人不适合看喜剧,笑起来太冷清;一个人也不适合看悲剧,陷入低落的情绪无人提醒。

这个电影,是日本人制作的,更加具有特别的意味,这个建在火山口上的国家,国民每天在概率里活着,比别人更懂得相遇和离别的深意。谁知道你今天能遇到谁,谁知道你明天再也见不到谁。比如,你想象下,今天跟你愉快交流的人,在第二天早晨,连同ta所在的小镇,彻底从地图上消失,不复存在。

其实,作为一个冷漠的现代成年人,我的泪点早已高耸入云。可是偏偏一部动漫电影,预告片只用了几秒钟就击中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还有东西比灾难更频繁的制造相遇和离别,也更具有现实意义,那就是足够大的城市。比如今天跟你擦肩而过的一个人,可能你再也见不到了,虽然你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

仿佛真有一颗在浩瀚的宇宙中漂浮亿万年的彗星,穿过漫天云层,在我早已长满青苔的孤独上砸出一个大坑。然后咸咸的雨水哗啦啦地下,把大坑填成安静的湖,我不慎溺水了。

男主和女主在天桥上错过的那场戏非常应景,北京今天也下着雪。

有那么一个真切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他/她和你相隔千里,看似永远不会有交集。可是你们偏偏如此巧合地经历了彼此的生命,懂得彼此的心情,成为彼此的锁孔与钥匙,变成严丝合缝的两块拼图,灵魂与命运因对方而完整。

《你的名字。》并不是一个合家欢的动画,人与人之间奇妙的际遇这一点,孩子们不懂,老人们已经不信,只有年轻人,时时给生活自带滤镜和BGM的年轻人还相信命运和缘分。

从此你们的生命变成了轰轰烈烈的追寻,穿过纷扰的世界,翻越崇山峻岭,解开一切谜题,与每次错过搏击,用此生所有的决心去赴一场久别重逢后的初遇。

现实主义这条路走上去就是不可逆的,心肠只会越来越硬。(比如我)

黛玉初见宝玉,便吃一大惊,心下想着:“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新海诚说,他做这个电影想让人们相信,我们始终处于一个与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相遇前的状态里,你永远不知道,那个人会什么时候出现,或者明天,或者后天。

这感觉好熟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不信你回忆下,你跟你生命中最重要或者曾经最重要的人相遇的那天是不是就是这样,云淡风轻,空气安静,天上甚至没有多一丝云彩,与你们最后一次见面那天一般的,别无二致。

02

那些事后才了然的开始和结束,生命从来不会给你一丁点准备。

对于新海诚这块金字催泪招牌,粉丝的期待值是很高的,大家难免会拿新片和前作比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诸葛闹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秒速5厘米》的时候,我还处在喜欢伤春悲秋的年纪,易感动的体质,忍不住就泪流满面,完全停不下来。

如果,樱花掉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那么两颗心需要多久才能靠近?就隔着一个触手不可及的距离,被岁月冲磨掉彼此的熟悉。虽然死活记住对方无法忘怀,终究在这么大的一个东京里,纵使相见不敢相逢,相忘在樱花飘落的铁道口。

到了《言叶之庭》,新海诚从遗憾美、华丽美,开始向色情美进步。对于女性的足、小腿、裸肩和锁骨的描写,突出了女性的风韵,让这种美更加自然,却又可以美得惊心动魄。

《你的名字》弥补了我们太多的遗憾,那么多的鸿雁雪泥都伴随着结尾二人的相视一笑不知所踪,悄然泯尽了观众心中的所有恩仇。

现实主义这条路走上去是不可逆的,人们的心肠只会越来越硬。人与人之间奇妙的际遇这一点,孩子们不懂,老人们已经不信,只有时时给生活自带滤镜的年轻人还相信命运和缘分。

新海诚说,他做这个电影想让人们相信,我们始终处于一个与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相遇前的状态里,你永远不知道,那个人会什么时候出现,或者明天,或者后天。

03

《你的名字》在剧情上,讲述了一对少男少女在情愫懵懂期,相互进入对方梦境的故事。

在梦中,他们清晰地记得彼此的模样,彼此的名字,彼此的喜怒哀乐。但是,梦醒后,他们又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对方留在手机上的日记,提醒着自己那不是梦。

男主立花泷,出生于日本东京,是一位耿直的高中生,业余时间回到餐厅兼职服务员。因为一些贴心的小动作,一起打工的奥寺美纪一直默默暗恋着他。

女主宫水三叶,一直生活在日本某个深山的乡下小镇,又小又挤日照时间短,每天都过着忧郁的生活。她烦恼的,不光有担任镇长的父亲所举行的选举运动,还有家传神社的古老习俗。

在这个小小的城镇,周围都只是些爱瞎操心的老人。三叶只想毕业后去东京,东京对她而言,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大都市,还有一种遇见未来的憧憬。

三叶大喊着“我想做个男生”,一切就都变了。她和泷同时进入了对方的梦境,变化了彼此的身份。

他们彼此感受着世界上另一个人的生活轨迹,交织在一起的,是大山里的绿茵,是东京的喧嚣轨道,是纯真发小的打闹,是若离若即的城市生活。

他们隔着距离,隔着时间,甚至记忆都幻灭,名字也忘了,还是死活记住了自己一直在找一个重要的人,不顾一切的努力,终于在两列列车交错的时候认出彼此。

04

电影的情节虽然足够复杂,但其实是高端点的大俗套,剧情的逻辑很像村上春树的《遇见100%的女孩》,也掺杂了《穿越时空的少女》等影视作品的影子。

但故事的脚本还是让人拍案称好,因为这是一部商业片,剧情就是要讨观众喜欢,俗套或许只是向商业的妥协,大师高明的地方在于细节。

观影过程中,我曾几次强忍不去掉泪,却仍忍不住热泪盈眶。

第一次是两个人在电车上发现彼此,互相对望的一幕。当列车闪过,阻断两个人的视线的时候,竟然跟着紧张起来。

我们一生会错过很多人,但你知道你一定在找那一个人,“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会去再见你一次。”

第二次是三叶摔倒在地,却猛地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泷的名字,心存希冀慢慢打开手掌,却是泷留下的一句“我喜欢你”。

那一刻的悲伤来得猛烈而大力,泷是她不想忘记、想要珍惜的人,而泷留给她的却是牵挂、不舍、震颤,深刻在灵魂的感动,偏偏就是想不起名字了。

还有一个画面是泷和美纪第一次约会挤在电梯里,泷踮着脚发抖,这个画面一晃而过,只有1秒钟。然而,这个画面表现了男女之间微妙的关系,男生不敢和女生靠得太紧,正绷紧全身的肌肉,努力给女生制造出一个舒适的空间。

这一晃而过的一秒钟,我敢打赌90%的观众都没有注意到,但是导演并没有放过这个细节,精心到如此地步,这就是大师考虑问题的匠心了。

05

昨天翻书,读到一段朱光潜在卢浮宫看到蒙娜丽莎时的感想:“我们固然没有从前人的呆气,可是我们也没有从前人的苦心与热情了……困难日益少,而人类也愈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做一件事不免愈轻浮粗率,而坚苦卓绝的成就也便日益稀罕。”

所以,电影的故事背景是日本,就更加具有特别的意味。这个建在火山口上的国家,国民每天在概率里活着,比别人更懂得相遇和离别的深意。

谁知道你今天能遇到谁,谁知道你明天再也见不到谁。今天跟你愉快交流的人,可能在第二天早晨,连同她所在的小镇,彻底从地图上消失,不复存在。

除了灾难,更容易频繁制造相遇和离别的,就是足够大的城市。今天跟你擦肩而过的一个人,可能你再也见不到了。

不信你回忆一下,你跟那个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相遇的那天,是不是就这样,云淡风轻,空气安静,天上甚至没有多一丝云彩,与你们最后一次见面那天一般,别无二致。

那些事后才了然的开始和结束,生命从来不会给你一丁点准备。

人置身这大时代,投入几番竞技赛,曾分开曾相爱,等待跟你未爱的爱,你说悲不悲哀?

06

电影的最后,泷和美纪一起逛街,提到了彗星事件,却记不起很多事情。泷只记得当时独自去了山顶,然后不知为什么对系守町的彗星事件如此在意。

镜头切换,美纪左手无名指上的蓝色指环闪过。偶然路过的咖啡馆,他本不该认识的敕使脸上已经有了胡渣,沙耶香也将成为他的新娘。

脱下校服穿上了西装,八年前彗星飞过,五年前泷去的那个小镇,他说他不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时常会有的事。”

我想,很多人喜欢新海诚的原因就在这里,他总是可以很轻易地抓住你的心脏,你的肉块,你的脑髓。他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明白你在想什么,也清楚怎样让你回忆,更知道如何叫醒你。

即使他的作品几乎没有故事性,却总是可以轻易地冲开很多人的心扉。而这次,当他的作品有了故事,奇迹就发生了。

我们看的,不是泷和三叶的故事,是我们自己的故事。

少年儿郎,青葱白衣,谁不想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哪怕外人看来无聊幼稚,但我们做了。做的时候面红如朱,心若平地惊雷轰隆作响,亦如彗星落下。

少年的心中便是一个世界,无从解释的悸动,物语般的非日常,纯洁的占有欲。我们总认为在经历历史,总希望此刻永恒,固执地相信自己生来就是要改变世界的,为之付出,为此幸福。

当风华飘去,心劳日拙,却已经想不起曾经的栉风沐雨。忘记了那天的黄昏,心意摇曳,刹那神隐,与彼相会。

后来我们收拾心情,已经忘了如何掏心挖肺地爱过一个人,只还记得,清晨醒来,眼泪默默流下。照照镜子,发现眼角的皱纹又重了一些,然后怅然若失。

07

孤独似寒潮,我独自一人在城市里日复一日醒来又睡去,千万人日复一日从我身侧接踵而来擦肩而去,突然就不小心回想起好多琐碎的东西。

大勺搅动桶里的豆浆的味道,女生穿着校服排练的舞蹈,幼儿园的海洋球里别人穿着袜子的脚,体育场长满小蓬草的的煤渣跑道;走廊里掉地上的厚厚的白石灰墙皮,书店关门后台阶上一只路过饼干碎屑犹豫了一会儿的蚂蚁,雨后在校门口用伞尖划开过的积水,教室窗台的盆栽长出的第一颗花蕾……

生活堆积杂乱无章的故事,日子涂满五颜六色的标记,眼里看过许多好的坏的风景,心中厮磨出千丝万缕的情绪。可是所有这些,又与别人有什么关系呢?

这是我迄今为止的生命,它普通得不值一提,天下独一份的普通,却只有我看着它,无人窥探无人同享。

我在人群里模仿的所有表情,都用来日复一日装着自信而淡漠的逼。一边听着人们嘲笑所有因敏感而生的矫情和深夜里的无病呻吟,一边真切地感受着无可问程,独步伶仃。

在这样寒冷的季节,我也想要一个大大的拥抱,我渴求着有一个人,在我低头玩手机穿过人潮的时候,在我一个人去喧闹的餐厅吃晚饭的时候,朝我走来,拍打我的肩。

“嗨,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澳门娱乐新闻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壹人也不相符看喜剧,后来发觉实际是劫难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