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不懂来回穿越的五百年前,王家卫就一直坚

2019-11-10 11:44 来源:未知

提起王家卫,就让我不由地想起金基德,他们都是一贯坚持自己的路线,特立独行,从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的导演,他们的电影拿去影院上映票房成绩似乎都不被看好,影院上座率也不高,甚至很多人看了一半儿就出来,但是几年之后人们看腻了好莱坞式的商业大片回首看一眼,才发现他们的电影讲的是多么栩栩如生。而在这一时间的过程中追捧他们的人却也如他们本人一般坚毅而果敢地一直追寻着他们,我想这就是他们的魅力——他们不追求一次性的卖座,一次性上映后的成功票房,而是像冷水泡茶慢慢浓的感觉一样,让人们在时间漫过之后发现真正的好电影是什么。
如果说金基德的电影是对人性深刻的探讨,那么王家卫就是对人心的全面解析。王家卫的电影总是让我们想到恍惚而慢悠悠的镜头、平静而意味深长的独白,初看时所大都怀着匪夷所思的心情囫囵看过,复看却有恍然之悟或是顿生共鸣之感。也许他的电影正是将我们的心平铺直叙取其精华展现给我们,然而当他把我们的心怯生生地忽然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却谁也都不认识了。
王家卫这样的导演,并不像张艺谋、冯小刚,热切注视着电影市场的动向,观众的喜好倾向,从而做出顺应大众口味的商业化电影,而是在追求将现今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那种沟通与倾诉的渴望与个体交流无可能的无奈展现出来的基础之上考虑其商业运作,而我个人觉得他似乎根本不在乎电影的票房,他在乎的只是人心。
我看《旺角卡门》、《阿飞正传》、《花样年华》、《2046》、《重庆森林》、《春光乍泄》、《东邪西毒》、《蓝莓之夜》这些片,无论是在香港、布宜诺斯艾利斯还是在古代江湖中的沙漠,总觉得有些共同的地方,似乎王家卫拍过这么多部电影,只是想传达一种情愫。

过年,在我的记忆深处,就是三十和初一有《大话西游》、《六指琴魔》、《笑傲江湖》、《东成西就》。当然,也有我看不懂的《东邪西毒》。
很多年前,我看不懂《大话西游》里的那句“我愿意为你精尽人亡”。
又过几年,我看不懂来回穿越的五百年前。
等我再长大一点,我却看不懂,白晶晶手里拿着玉佩说:“我找到一个很像你的人”。
于是,20多年间,隔上几年我就再看一遍《大话西游》。像《大话西游》一样,在光影世界和感官生活中,有着特殊存在的,还有那《东邪西毒》。

而《东邪西毒》是他唯一一部武侠片,说是武侠片,但估计喜欢看武侠的人士都觉得它是狗屁。这就如电影中所说的那句“每个人都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但在别人看来却是在浪费时间,那那个人本身却觉得很重要。”王家卫就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信念,无论在他人看来是不是在浪费时间,只要他自己觉得这样拍就好了。
《东》是王家卫拍完《阿飞正传》形成自己特定独到的风格后拍的片子,很符合他本身的独特风格,却颠倒了一贯的武侠片的风格。
这里有一段我在网上找到的关于《东》这部电影的资料:

王家卫1994年筹拍《东邪西毒》的时候,由于演员阵容太过豪华,投资商担心收不回成本,就以同样的班底拍一个卖座的搞笑版。于是,就有了《东成西就》,演员几乎是《东邪西毒》的原班人马,只是在《东成西就》里,王家卫不是导演,而只是监制,导演则是执导《大话西游》的刘镇伟。
有人说,看爱情片不要看王家卫,因为他笔下的爱情,太过朦胧。
有人说,看爱情片不要看刘镇伟,因为他是拍喜剧片的。
谁说,王家卫太朦胧,那是因为,你不懂爱情,更不懂王家卫。
谁说,刘镇伟只能拍喜剧,那《大话西游》为什么会让你落了泪?

1992年开始,王家卫来到陕西的榆林沙漠里的外景地,然后用了两年的时间去摄制一部“古装武侠片”《东邪西毒》,这也是他迄今为止唯一一部古装片。影片借助金庸武侠小说的外壳,通过优美的摄影手法和独特光线的运用还有纠缠不清的悲剧性人物,广受好评。这一方面功劳来自于摄影师杜可风,一方面则是王家卫自身对于抽象时间概念继续深入的表达。
1993年,王家卫的《东邪西毒》不仅拍摄周期太长,而且预算严重超支。预见到无法及时完成以及将来的票房惨败,王家卫和泽东公司为了给投资方一个交待,要身为《东邪西毒》制片人的刘镇伟在贺岁档期之前,用《东邪西毒》的原班人马赶拍炮制一部低成本投资的《东成西就》(只用了27天)。然后众多大牌明星上午在《东邪西毒》剧组、下午在《东成西就》剧组。刘镇伟说:
他们当时都快精神分裂了,去拍《东邪西毒》时就像死掉家人一样痛苦,回到《东成西就》就会跟太太刚生了孩子一样开心。
对此刘镇伟还有一个说法,王家卫是拿奖,而他是拿奖金的。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
 一语成谶。
若干年的今天,我再看的时候愕然发现,影片中哥哥的这句开场白,爱的太深,以致封了魔。滚滚红尘中,逃不过命运的你、我还有他/她都是因为这句话,对自己也对别人狠心下手,成了魔。
西毒欧阳锋在影片开头说:“我还以为这世上有一种人是不会嫉妒的,因为他太骄傲,他总是从东边出没,他叫东邪。”
东邪黄药师在影片的结尾说:“虽然我很喜欢她,但是我不想让她知道,因为我明白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每次她凝望着那小孩子,我知道她心里其实在想另一个人。我很妒忌欧阳峰,我很想知道被人喜欢的感觉是怎样的,结果我伤害了很多人。”
于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东邪每年都从东边来,带上“醉生梦死”。也终于明白,欧阳锋真正嫉妒的人到底是他的大哥,还是眼前酩酊大醉的黄药师?
“为什么有个叫慕容嫣的女人喜欢你成了魔,而你不爱?”
“为什么有个叫桃花的女人喜欢你,最后等到的却是爱人的死讯,而你也不爱?”
“为什么你偏偏爱的却是我魂牵梦绕的女人——我的大嫂?”
“为什么你每年都能看她一次,陪她说话,还带来她的醉生梦死?”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于是,我在想,如果王家卫让欧阳锋知道上面的几个问句尤其是最后一个,欧阳锋将变成什么样?或者说,欧阳锋还是欧阳锋么?
最苦,不过是三人关系。
黄药师、大嫂、欧阳锋
黄药师、慕容嫣、慕容燕
黄药师、桃花、瞎眼刀客

由上边的资料可以看出来,虽然这部《东邪西毒》票房惨败,甚至是通过另一部《东成西就》挽回的损失,虽然获得第十四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奖项都是给摄影杜可风,美术指导、服装设计的,但是十几年过去了,很多人忽然觉得《东邪西毒》是部经典的电影。
就像它的英文名字一样,Ashes of Time,时间的灰烬。当时间悄悄流过,我们才看清楚这是一部可以放在任何时间都不会过时的电影。就算是在纵横江湖的时代,侠客也有恩怨情仇。王家卫就是借金庸的小说之名,将江湖中叱咤风云的人物赋予平凡人的情与愁,将英雄人物的侠肝义胆放下,反将他们内心深处不容易被人们发现的千回百转展现出来。

最近在看理查德•贝尔的《我遗失了时间》,主要讲心理医生在18年间医治一名17重人格的病人。在这里,我忽然明白了,慕容燕和慕容嫣他们即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人。确切的说,两个完全独立的人格在共用一个身体。
林青霞不是缔造了电影的传奇,而她自己就是一个传奇。
在我的印象中,她在荧幕里从女人演到男人,从六指琴魔到东方不败,这种雌雄莫辩的美丽让人着魔。但慕容嫣这个角色,我觉得她更像一个疯子,直到她说:
  “我曾经问过自己,你最爱的女人是不是我?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心里多不情愿,也不要告诉我你最爱的人不是我。”
这个可以理解成真我,但脑袋里的分身——慕容燕却邪恶的指使——杀死黄药师,因为他不爱你。一个是为爱受了伤的小女孩,一个是为了抵御伤害而诞生的偏执狂。
走向最终——他们合成的人格是——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是《东》中最令我觉得瞩目的角色。因为看第一遍的时候模模糊糊没看懂,最后也没明白慕容嫣和慕容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看第二遍的时候就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每个活在现实中的人也会这样。慕容嫣和慕容燕只是一个人的两种形式,或者说是一个人的两个灵魂。你爱上了一个不爱你的人,陷入了矛盾,一面是越陷越深,一面是自我救赎。于是越陷越深的那个自己一味地痴情下去,哀伤下去,无论结果如何,都甘之如饴地等。自我救赎的那个自己则强迫自己恨这个薄情寡义的男子,从而变得极端暴躁。独孤求败就是这样由一个近乎人格分裂的人通过自我放逐看淡一切,心中不再产生任何涟漪的孤独剑客——对着自己的影子练剑,看起来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然而再看看她封闭的内心,再也不想为谁打开自己的心门。独孤求败,欲求一败而不可得的武林高手不过是一个被感情伤透了的弱女子。
然而那个被慕容爱的死去活来的东邪黄药师看似生活风流却也生活在情感的水深火热之中。他爱的人不爱他,爱他的人他不爱。然而他爱的人又是他朋友(盲武士)之妻桃花。最后盲武士与其反目成仇,眼睛瞎了,横尸沙漠。其妻桃花也终日生活在悔恨与矛盾中。“人之所以会这么痛苦就是因为记性太好。”为了逃避这一切,黄药师饮下名为醉生梦死的酒,可是谁都怀疑喝下那酒之后真的能忘记一切吗?就算他忘记一切,那么他就快乐了?
《东》中唯一充满阳光健康乐观积极不被痛苦纠缠的人就是洪七。因为他活得够简单,他说“我刀快就是因为我直接。” 想什么就去做什么这样的直性子成全了他精神上的幸福,与其他那些表面风光却无一不陷在感情纠葛中,言不由衷的人相比,洪七的爱情犹如他的外表一样,朴实而真挚。洪七躺在破烂的吊床上被老婆喂饭时是一幕多么温馨的场景,最后洪七带着他的村妇老婆闯江湖的时候,欧阳锋感到嫉妒。
然而王家卫将“九指神丐”这个故事赋予了如此生动的故事,为一个鸡蛋而失去一只手指。之后却还对欧阳锋说以后如果听到有个九指英雄,那一定是我。洪七是个多么豁达乐观向上的人我们可想而知。
而欧阳锋,是将整个武侠世界串连起来的人。《东》以欧阳锋的视角将故事延展开,本身却也是故事中重要的角色。影片一开始我们就看到欧阳锋沧桑的面容,作为中间人经营着残酷的生意。慢慢地我们看出来他这么冷漠狠毒也是缘自失败的感情。然而我们又看出他内心的挣扎,所以他会以黄药师的身份对慕容嫣说出“就是你”,会承受着慕容嫣的抚摸而幻想着自己嫂子的手和面庞。
 身在一个沙漠之中,总想到沙漠后面看看,也许会有另一个世界。而欧阳锋的心已如死灰,早比荒漠还荒凉,他从一开始就输了。他说要想不被拒绝,就要先拒绝别人。他害怕失败,所以放弃前进,这样做无异于因噎废食。
  所以如果你问我要不要去沙漠后面看看,我一定说我会去的。
    这不是到最后,欧阳锋也知道自己错了,喝下了剩下的半坛“醉生梦死”,回到了白驼山。   

终于写到我最爱的这一段了。桃花和瞎眼刀客。
电影提到,瞎眼刀客喜欢一个叫桃花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却不爱他,桃花爱上的人是他的大师兄——黄药师。这下人物关系总算不复杂了,而且还是电影中的老梗,金庸笔下的老梗,像是岳灵珊、林平之和令狐冲。
瞎眼刀客说:“家乡的桃花开了,我想回去看看。”
桃花说:“你拿的汗巾是我丈夫的,他是不是死了?”
瞎眼刀客以为,桃花爱黄药师。
桃花以为,你要仗剑天下,我便等你名震天涯。
瞎眼刀客,你的爱应该像洪七一样,简单炙热“谁说过不许带老婆闯荡江湖?事在人为。”
桃花,你的爱应该是这样“你要仗剑天下,我便陪你一骑走天涯”
不要像诗句一样,滚滚红尘烙下寂寞。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写给最后。
欧阳锋对洪七说:“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
有些事,我们再也无法回头。
坊间只有那醉生梦死 但滚滚红尘中就只剩下滚滚红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澳门娱乐新闻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看不懂来回穿越的五百年前,王家卫就一直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