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的儿子为什么没有用北京人来演,《老》

2019-11-10 11:44 来源:未知

说管虎《老炮儿》好的,不妨看看谢飞导演、姜文和程琳主演的《本命年》(1990),类似的北京胡同流氓的故事,个人悲剧折射出时代变化动荡。理解《老》有强烈商业诉求,戏里戏外的明星、宣传、悲情,也有《本》影响的痕迹(或者说,向前辈流氓致敬):1.冯在出租车后座带着墨镜流泪,姜文在《本》里的桥段。2.梁天在《本》里演色厉内荏小流氓,在《老》冰湖决斗中出现,还叫刷子。

本文系新浪娱乐独家稿件,转载及引用请注明出处。

纯粹从电影角度讲,《本》在摄影、美术、声音设计上都胜一筹,胡同里车声、鸽哨、广播、时代印迹流行歌曲(冬天里的一把火、大约在冬季、跟着感觉走)、隔壁大爷听评剧、刘兰芳说评书、电视里冯巩说相声…织出此时稀缺的丰富质感。

图片 1

《本》和《老》的悲情英雄情结甚至厌女症状,也可追溯到斯科塞斯《出租汽车司机》。朋友说,《老》是妖孽时代的妖孽电影。的确,我们当代社会和电影圈,都是弱肉强食的野蛮丛林,充满暴戾之气,《老》是这些问题的折射。但是这个时代的戾气是否要自恋地、“规矩”自相矛盾地美化为“江湖义气”,却值得商榷。

  魏頔/文

《本命年》里,泉子从狱里出来,买点心去看哥们儿叉子的父母(虽然被轰出来了)、对关心他的邻居居委会大妈投桃报李、暗恋小歌星却不会唐突、有欲望但能抵制诱惑…他的有情有义不需要一再以台词强调,行胜于言。《老》基本是光说不练。不过人要拍成日本武士和香港古惑仔片,票房要紧。

  新浪娱乐讯 《老炮儿》上映以来,被多个平台网友给出9分上下的高分,评价为好于 94% 剧情片和98%的剧情片。六爷的故事已经广泛得被大家所知,冯导的表现被认为获得金马影帝实至名归,足见观众对这部作品的喜爱和认可。

片中口音、地理、地域身份和政治,开头表现得很明显(甚至有些刻意):小偷是外地口音,偷钱包不寄身份证,没规矩;俩外地年轻游客没老没少,不懂礼貌;山东平邑的郑虹是讲信用的好人(这可能是管虎开的玩笑,他父亲管宗祥,演二爷的那位,是平邑人);湖南贪官不怎么样,但官二代小飞还没那么不可救药……

  《老炮儿》里,街边奋力骑车的六爷,与在公路上豪放奔跑的鸵鸟交相辉映,竟在一瞬间命运相惜,成了电影尾声部分的神来之笔。鸵鸟的想象是哪里来的?最后的奔跑戏份,在拍摄中又是如何达成的呢?导演管虎亲自解读了关于影片的若干细节。

图片 2

  问题一:老炮儿的儿子为什么没有用北京人来演,而是选择了李易峰?

  管虎:现在我认识的北京男孩,没有说着60年代那口话的,很多人都港台腔了。我们要想完成那两代人、两个世界对冲的感觉,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了,事实上也已经是这样了。但影片的结尾处,其实还是有这么个老炮儿的儿子的劲儿出来的。所以选择李易峰除了商业上之外,还有好多别的考虑,就他的那个用功劲儿,他想成为好演员的心态,大家伙一块做这个事儿的乐趣,都挺舒服的。

图片 3

  问题二:《老炮儿》真的是在后海的胡同里拍的么?那些地标,是搭景还是实拍?

  管虎:没有,我们在后海的拍摄是30%,70%是我们搭了三条胡同,是外景地。真正在胡同拍的30%,后海银锭桥那些,这是地标式的地方,没办法改变,就只能在那了。其他比如鼓楼的部分,那都是特效做的。

  我老说,这片子的特效工作比《寻龙诀》大,因为《寻龙诀》做的是让你怎么看上去更奇幻,《老炮儿》的这种特效是怎么让你看不出来,怎么做。鼓楼大街那没法拍,那个胡同不规整,作为电影来讲,已经没有造型感了,完全乱七八糟的。所以从头到尾,我就下决心,这决心非常难下,因为时间已经很短了,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搭起三条胡同,而且按照北京胡同的样子严格复制,连一口痰都得做出来。

图片 4

  问题三:吴亦凡的出场,刚一开始就用喇叭和别人交流,为什么?近景的时候,一小伙子嘴唇亮晶晶的,这个人的设计是什么想法?

  管虎:真正的男人应该是六爷那样,小飞这样的男孩子他就会有异化,一定有异化。他所有涂唇膏也好,染的白头发也好,全是我们要求他做,是经过严格的化妆师 的要求,每天治妆都很复杂。头发染白了再染黑,对发质的伤害就不说了,关键是他染不回来,他不到一定程度染不成黑的,特麻烦。

  问题四:最后的部分鸵鸟在大街上奔跑的戏是怎么拍的?

  管虎:鸟实际上是我们买来,自己养了两只。电影拍完之后又卖回去了,回那个鸵鸟基地去了。最后奔跑的戏,我们再花了30万做了一个假鸵鸟,跟真的一模一 样,里边能进人。里边进人呢,人在鸵鸟肚子里,小个子点的演员就可以跑,并没有真的鸵鸟在跑,真鸵鸟脚力量极大,一脚150公斤,踩着谁都得骨头折了。那根本就没法控制,拿绳子都拉不住,那哪敢让鸵鸟跑,那跟老虎跑没区别。

  最后那部分我们把整条街都封了,然后群众演员钻进鸵鸟里,穿着鸵鸟的行头。小刚导演再加上鸵鸟,这都是一个大事儿,我是逆向拍摄,影像他们在顺向跑的,摄影机可是逆的。等于这车逆着走的,都特危险,靠交警队维护现场的秩序。那个对我来讲,也是比较疲劳的两天,太多人在现场,太多繁杂的事儿,因为你不可能每个路人都去控制,但是你需要所有人都不看镜头。有一个看镜头就白费了。所以那几天是挺难的。(魏頔/文)


管虎:《老炮儿》拾回逝去的时光 侠义皆存

不是管虎想写《老炮儿》,是《老炮儿》这个故事,从管虎的笔下往外淌。

 拍完《厨子戏子痞子》之后,管虎潜心筹备一个关于老兵的剧本,就叫《老炮儿》,但这个剧本命运多舛,一直未能顺利过审,彼时,正是管虎郁郁寡欢的时刻。他开始怀疑自己,甚至有点讨厌自己的样子——“我怎么好像越来越变得,像我20年前最讨厌那种人了?”

 管虎导演
  1968年出生的管虎,20年前,也不过20多岁,与片子里小飞和小波的年纪相当。管虎喜欢年轻时候的一个场景,对此念念不忘:北京的冬天,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下着鹅毛大雪,穿过半个北京城,去看一姑娘,不图别的,就为看一眼。那种怦然心动和无所畏惧,成为了他记忆最深刻的情感。

  另一个回不去的地方,还偶尔会在梦中遇到。从出生到12岁,管虎都在后海边上的帽儿胡同里居住。那个蒙蒙胧胧的印象一直在,冬天堆满煤的煤场,胡同里的公共厕所,会响起铃声的小学,胡同旁边的大院,至今都会梦到。

  “我发现我确实丢了很多东西,比如男人之间的友谊,仗义,对爱情的态度。老炮儿一旦这些东西被触及了,它再江河而下,再不被人重视,都会起来,维护这个尊严。我觉得这可能会是一个动人的故事,然后就这么成立了。”

  逝去感情的追随,旧日时光的回味,老北京记忆的重现,和时代变革之下的惶惶不安,这才是《老炮儿》故事的源泉。

 《老炮儿》海报
  六爷是什么样的人?蔫头耷脑 但是古风古韵

  管虎的野心,体现在他要把角色设置得像万花筒一样,以角色为轴,左右一转,能看到大千世界不说,人人看到的还都不能重样。处女作《头发乱了》里,叶彤就是这样的人,折射青春和性、城市的变化和摇滚的世界。到了《杀生》,又试图探底《乌合之众》的概念,讨论群体的暴力可以锋利到何种程度。《厨子戏子痞子》,主角们用极高的声调和夸张的步幅演戏,通篇都是满到溢的荷尔蒙和肾上腺。

  到了《老炮儿》,管虎看上去消停了许多,深沉的感情,用一种深思熟虑过的方式表达了出来。影片开篇就是六爷的“凛凛威风”——六爷眼皮子底下,不能有不平事。

 冯小刚饰演六爷
  管虎觉得六爷是侠——“我觉得有道义、能力超过身体百倍的那种人就是侠,他要主持的是公道。他可能是在胡同深处,一破小卖部里窝着一老头儿,前边就是灯火辉煌的大街,没人管他是谁。但这个人,他从古风古韵中来,身上还留有一些古人色彩。”

  不仅六爷是侠,吴亦凡饰演的小飞,也需要是一个有侠道精神的人,侠这个词,是身在其中的男性的图腾。所以管虎要吴亦凡读的书是《小李飞刀》——一个带着香奈儿长款项链,嘴巴上涂着亮晶晶润唇膏的富二代,骨子里推崇的,仍然是舍生取义的侠义。

 吴亦凡饰演小飞
  管虎喜欢古龙,古龙小说里的侠客,是他中意的人设。“杨德昌导演的《枯岭街少年杀人案》里,有一个小流氓,吸收新一批的一小流氓时说,你爱看武打小说吗?打仗的,特好看。《战争与和平》,特好看,你回家看看。”

  在密集采访的宣传期里,管虎无数次的说过,自己期初并没有妄想,能邀请到冯小刚出演该片,甚至动过更离谱的念头:找一个真的老炮儿来扮演这个角色。

 老炮儿冯小刚
  新浪娱乐:没想过什么姜文之类的吗?

  管虎:你觉得合适吗?找一个气那么壮的一个人,小卖部可能都待不住。

  新浪娱乐:你说他不可能来演还是?

  管虎:不是,就什么事儿吧都得有限制。万事都有限制,就怕不受限,这是最可怕的。

  新浪娱乐:所以你觉得他不见得特别好控制。

  管虎:我觉得老炮儿不是那种人,老炮就是像小刚导演这样,他是过气了,江河日下了,焉头耷脑的,不是气壮如牛,他不是那么个人。

  为什么许晴永远湿哒哒的?干了吧叽的,那个不舒服

  新浪娱乐:为什么许晴出场的时候刚洗完澡?

  管虎:那不是比较容易脱裤子,穿那么严……这有什么好问的!(害羞脸)

  新浪娱乐:我特别喜欢那场戏,因为她湿嗒嗒的出来,她一出来她就已经……

  管虎:干了吧叽的,那个不舒服。这么一个干吧的戏里,得有这么一个润滑剂。小刚比较干的这种人,和许晴湿哒哒的劲儿,互相有一个融的感觉。那整段戏是要给观众江河日下这个感觉,同时老炮儿的身体机能也在下降。

 许晴饰演话匣子
  新浪娱乐:他喝的那个茶就是补的嘛。

  管虎:他强行撑着,做爱也不行了,所以有这方面考虑。许晴的睡衣啊,湿头发都是这意思。

  《老炮儿》里必须有一段称不上感情戏的感情戏。老炮儿当然是不缺女人的——总有一些胡同里的姑娘,从小向往打架不要命的小伙子,迷恋他们身上浑然天成的混蛋,也曾正义感圣母心爆棚想拯救他们,然后经历必然的失败,却义无反顾的成为了最亲密的妹妹,需要的时候,在所不辞的帮助。霞姨,就是一个“侠义”的女子。

  管虎的电影里,女人都是光怪陆离的,遭遇了被男人伤害或是抛下的经历,从此变得硬气到像男人一样。余男和闫妮,扮演的都是寡妇,到了许晴这里,身世没有交代,但是不难看出,不是圆满的人。这时候的女子,就像霞姨一样,有着妈妈一样暖意的同时,还没丢失女子本身的妩媚。

  《太阳照常升起》里,性感的陈冲湿哒哒的,《老炮儿》里,飒爽的许晴不仅湿哒哒,还白花花呢。六爷在片子里剃了两次头,第一次六爷的傍尖儿话匣子给剃,六爷不老实,偷瞄着人间松散的睡衣,然后按耐不住上手一通乱来;第二次六爷自己剃头,是临上战场前的最后一次“洗礼”,时隔几日,趣味竟大大不同。

  父子关系:从小盼着长大 盼着打得过我爸

  小波儿和六爷的矛盾,是全天下父子的矛盾。小波儿不信任张学军,直到张学军心梗一刻,小波尔才找到了和父亲的和解方式,帮着父亲成功逃跑之后,他把自己的耳机给了父亲一个。

  儿子和父亲的关系,从儿子是父亲眼中的犯罪分子开始,直到儿子成为父亲的犯罪同伙。中国人的“如父如子”,想想挺有意思。

 李易峰饰演晓波
  “全世界的父子都是有问题的,我就更激烈。盼着长大,盼着能打得过我爸。这次我爸演那二爷,在现场我背过他一次,有一场戏,必须得迅速到达地点,别人不敢背,我背。我这一背,完了,我怎么觉得我爸那么轻啊。我印象中父亲不是那样的,特伟岸。中国式父子就是一直是对立的、对抗的,然后和解了。中国人这儒家教育,你生出来是我儿子,我已经先天强势,你就是我私有财产,我想你怎么着就怎么着。”

  父亲的“仇”,孙子会帮着报,管虎的儿子也开始“恨”上他了,二爷应该欣慰了呢。

  父辈的赴死,晚辈是不能亲眼去看的。小波儿真的开起来一个酒吧,按照六爷畅想中的,就叫“聚义堂”,和六爷一样,教鹦鹉说话,叫“爹”。

  六爷想念的是儿子,教鸟儿叫“波儿”。

  小波教“爹”,六爷的命运可想而知。

  可是管虎就不想痛痛快快的给出结局,尽管——尽管他已经拍好了这一幕——许晴抱着他,在冰面上,落泪。可是管虎任性,顺从了120分钟,最后就是要坚持自我。

  “我为什么要让你发泄出来、疏解出来呢,就跟我当年看《甲午海战》一样,最后就没撞上。我觉得那个电影,到今天我跟你描述印象还那么深呢,那个力量之大,撞了就反而没有了,电影的力量有时候不来源于那个。”(魏頔/文)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集团3522发布于澳门娱乐新闻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炮儿的儿子为什么没有用北京人来演,《老》